34中文网 > 娇妻太凶猛 > 第七百三十章 神秘美女总监

第七百三十章 神秘美女总监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三十章  神秘美女总监

    “我觉得你很神勇。”

    云朵朵说了一句,介子微把种子塞进花盆的土里面。

    “之前我曾经种过很多次,天天浇水,但是这颗顽固的种子,就是不肯发芽。”

    “rp问题,无药可救的。”

    介子微的一句话让云朵朵很想从电脑这边扑过去,狠狠咬介子微几口,这狼仍然是那么的毒舌。

    忽然介子微拿起一瓶红酒,打开瓶塞直接向花盆里面倒了一杯红酒进去。

    云朵朵瞪大眼睛看着,那是一颗种子,或者说是一块石头,不是酒鬼好吧?

    “我决定先用红酒培育,如果三天之后不发芽,就用白酒,你觉得什么牌子的白酒好?二锅头还是五粮液?或者茅台怎么样?”

    “我觉得二锅头就不错,五粮液和茅台送给我吧。”

    云朵朵幽幽地说了一句,芥末,你以为是在开宴席吗?

    或者是把那颗种子,泡成纯粹的酒糟,你再去吃掉?

    但是既然已经把种子交给了介子微,怎么样去种植浇灌,云朵朵觉得还是旁观的好。

    她看的不是种子,是芥末,是帅气无敌,冷峻很好玩的芥末。

    这一刻的他,没有了冷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多了几分人情味和幽默。

    可能是因为回到家里,他也有些放松吧?

    “哦,你喜欢喝酒?”

    云朵朵心想,用五粮液和茅台浇花,造价实在是太高,还是二锅头比较没有压力。

    “你是心疼你的种子?还是心疼我的酒?”

    云朵朵托着腮在显示器前面看着介子微,四年多过去,他身上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的男人味,少了几分轻狂嚣张,尤其是回到家里的他,更像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让人可以接近。

    “我心疼酒。”

    介子微笑了一下,向窗外凝望过去,似乎在想什么。

    “我记得她也是很节俭的,从来不愿意浪费,你今天说的话,很像她。”

    云朵朵吐了一下舌头,急忙闭嘴,这狼,连一句话也不肯放过。

    “你觉得会开出什么样的花出来?”

    “我觉得可以给你当下酒菜。”

    两个人用音频聊天,但是介子微却看不到云朵朵。

    沉默了片刻,介子微离开花盆,虽然已经种植下种子,但是他并没有关掉对话框,所以云朵朵仍然可以看到介子微的人。

    “喜欢喝酒好,你可以出来,我请你喝一杯,你想什么喝什么样的酒都可以。”

    “会有机会的,你晚上吃什么?”

    两个人如同老朋友一样聊了起来,随意地说着平时的饮食等等。

    介子微忽然觉得这样很轻松,家里太过寂寞,他也很少有这样可以随意聊天的朋友。

    “我喜欢喝汤,她熬的汤总是那么好喝,但是她离开之后,我再也没有喝过那么美味的汤,你会熬汤吗?”

    “很凑巧,我不仅喜欢喝汤,而且也喜欢熬汤,就是不知道我熬的汤,能不能给你送过去。”

    “好啊,很久没有喝过像样的汤了,你给我熬汤尝尝吧。”

    介子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你累了吗?”

    “你会累吗?”

    两个人同时问了一句,都笑了起来。

    云朵朵说:“有时候我会感觉很累,然而都是我选择的,我知道必定可以做到。”

    “这里很累。”

    介子微伸手在胸膛上点了一下,解开两颗衣扣,健美的脖颈胸膛,妖娆风中的海棠花般绽放。

    云朵朵觉得介子微是在用美色勾引她。

    这狼,居然勾引到她的头上!

    “你的胸肌很美。”

    “她也曾经这样说过,我还欠她一些东西。”

    介子微似乎在追忆在过去,手放在腹部。

    云朵朵想起,介子微欠了她三块豆腐,过去了四年多,她一直没有能够讨回这笔账!

    沉默中,介子微睡了过去,云朵朵想,能这样看着他睡着,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呆呆地盯着电脑中的介子微,云朵朵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这一刻,只想这样看着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过去了四年多,他仍然是那样的俊朗妖孽,祸国殃民。

    全方位无死角地俊朗迷人,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让女人们发狂的存在。

    她已经爱他成狂,思念发狂!

    “芥末,芥末……”

    云朵朵在心底轻声呼唤。

    似乎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呼唤他,介子微在梦中,看到云朵朵就在迷雾的深处。

    他想过去抓住她的手,但是却怎么样都走不到她的面前!

    若隐若现,她似乎一直在呼唤他,想到他的身边来,但是迷雾阻隔了两个人的脚步,总是离得太远,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是他知道,迷雾中的那个人,就是他心爱的朵儿。

    “朵儿……”

    介子微忽然坐了起来,一把伸出去,抓到的只是无形的空气。

    云朵朵吃了一惊,定定地看着床上的介子微,他的脸上有痛苦的神色,是因为在思念她,在梦中看到她了吗?

    “朵儿,你什么时候才肯来见我?你在恨我吗?”

    介子微轻叹一声睁开眼睛,这才注意到,电脑的视频一直开着,他睡觉的样子,都被佛妮凯丝看在眼里。

    也许那位总监,没有时间看着他,早已经离去。

    介子微走到电脑面前,发现视频仍然没有切断,不知道佛妮凯丝在看着他睡觉,还是已经离开。

    “你给我做什么汤?”

    随意问了一句,他没有想能够得到回答,然而电脑中却传出佛妮凯丝的声音:“你想喝什么汤?”

    “蘑菇汤,她熬的蘑菇汤味道最鲜美。”

    “好,你明天中午到公司去取,因为我不知道该给你送到什么地方去。”

    “我会让人去取。”

    介子微伸手:“明天我浇花的时候你再看吧,该看够了。”

    云朵朵笑着,伸手主动关闭了视频,打字给介子微:“明天见,把你浇花的时间告诉我。”

    看到介子微伸手,知道他要关闭对话框,云朵朵先一步关闭。

    “等我电话。”

    介子微说了一句,关闭对话框。

    云朵朵失落地看着显示器,没有了他的身影,似乎看到他之后,会更加思念他。

    如果思念是一种病,她想,她已经病入膏肓!

    “朵儿,你在哪里?”

    介子微摇摇头,为什么会喜欢和佛妮凯丝聊天?

    是因为她很干脆吗?

    还是因为她的声音,说话和云朵朵有几分相似,所以他喜欢上那种感觉?

    如果思念是一种毒瘾,介子微想,他已经无法戒掉!

    “朵儿,我一定是中了你的毒,在十多年前!”

    次日清晨,云朵朵起来晨练,晨练还没有结束,介子微的电话已经到了她手机上。

    “佛妮凯丝,我要浇花了,你要看吗?”

    “好的,我这就上网,你打开视频吧。”

    云朵朵用手机登录,从视频中看着介子微准备浇花。

    卡纳安眨动大眼睛看着云朵朵,拉着云朵朵的袖子。

    她才想起来,原来儿子就在身边,刚才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介子微的身上,一时间忘记了儿子。

    云朵朵把手指竖立在唇边,做了一个不要说话噤声的动作。

    卡纳安点头很乖地继续打拳,却偷眼去看母亲的手机,但是他的个子太矮,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那个冷冽脆朗的声音,珠走玉盘一样。

    一定是爸爸!

    卡纳安转动大眼睛,从周围看过,忽然悄然蹲了下去,靠近旁边的双杠。

    小区里面有很多健身器材,云朵朵现在离双杠不远。

    云朵朵见卡纳安继续练武,转过身去看手机中的介子微浇花。

    “佛妮凯丝你觉得今天是该用红酒继续,还是换一种酒?”

    “你随意,我只负责旁观。”

    介子微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没有去浇花。

    “不要空腹喝酒,对胃和身体都不好。”

    云朵朵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记得介子微的胃,有时会不好,饮食生活没有规律留下的毛病。

    听到这句温柔关心的话,介子微向窗外看了过去,和朵儿说过的话,很相似。

    这一刻,他又开始思念云朵朵。

    又倒了一杯红酒在杯子里面,云朵朵担心介子微继续喝酒,提醒说:“你该浇花了,你觉得一天给种子喝几杯酒好?”

    “早晚各一杯吧。”

    “好,不要忘记中午过去取汤。”

    介子微把手中的红酒倒进花盆里面,回手关闭了两个人电脑,眼前黑暗起来,屏幕上失去了他的身影。

    云朵朵轻叹,好快,还是昨天好,可以看了他那么久。

    卡纳安站在双杠上,艰难地保持平衡,居高临下地瞪视母亲手机屏幕上那个人。

    果然是爸爸!

    原来妈妈已经偷偷和爸爸联系上了,却一直隐瞒不肯告诉他。

    卡纳安趁着云朵朵失神的功夫,溜下了双杠,回到原来的位置装作很乖的样子,继续练武。

    每天早晨云朵朵和儿子一起练武,从卡纳安三岁多点开始,一直都没有中断过。

    失神的云朵朵,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回眸看到卡纳安在用心练武,欣慰地笑了一下。

    “走吧宝贝,我们该回去吃早饭了,妈妈特地熬了汤给你喝。

    卡纳安暗中撇撇嘴,明明是给爸爸熬的汤,却说是给他熬的。

    他没有点破,甜甜地笑着拉住云朵朵的手,两个人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