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仙路争锋 > 第十三章 蓝眼

第十三章 蓝眼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石台,漂浮于地底空间中。

    下方则是一片无底深渊,深渊中沸腾着深蓝色的火焰,正是那蓝心焰。

    相比唐劫之前见到的火焰,眼前的蓝心焰可就强盛多了。唐劫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好象有一根烧红的烙铁,在唐劫的心口狠狠烫了一下。

    而在那石台上,五条玄母精金打造的锁链从洞顶落下,在蓝色火焰映照下,闪烁出诡异的光芒。仔细看可以发现,那锁链上有无数字符在闪耀,围绕着锁链翩飞,组成玄奥花纹,分明是道纹。

    锁链一直垂到石台上,可以看到石台上躺着一人。五条锁链分别缚住那人的四肢与头部,使其动弹不得。而在那人的身下,还有一个洞口,正通向下方深渊。深渊中的无尽蓝火就从石台下方的洞口涌入,在经过洞内阵法转换后,压缩到极致,变得极度凝练,有如岩浆一般从上方洞口涌出,淌过上方那人的身体。

    原来蓝心焰是用来对付这石台上的人的,内有蓝心岩浆炽烤,外有仙级大阵压制,中有道纹锁链束缚,人族修者对此人的防范之强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此刻那人躺在石台上,看不清面容。

    唐劫飞起,至与那人等高的地步,看到那是一名书生模样的男子,正陷入沉睡中。下方蓝焰缭绕,时不时就可看到一股青蓝气息从他脸上闪过。那是魔火焚烧时的表现,可见在这外表平静的下面,其人体内则在翻江倒海。难得的是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睡得着。

    唐劫感觉得到,对方是真睡着了。

    以这蓝心岩浆的威能,日日受其炽烤,经历五内俱焚之苦,此人竟依然不死,还能睡觉,其修为之强,令唐劫也感到吃惊不已。他自问若是自己处在这种情况下,是断然无法如此潇洒的。看此人修为,当也是在地仙之境,但显然不是普通地仙,竟有种面对无上真仙的感觉,从而让唐劫内心升起巨大的危险感受。

    他如今本尊陨落,实力其实也大幅度下降。虽然一般的地仙依然是可以吊打的,但是碰到真仙却没任何赢面。当然以前合、体情况下也未必就赢真仙,但至少有一战的资格,现在遇到阶位比自己高的,就要千万小心了。

    正因此,唐劫对此人分外谨慎。

    他内心中有种感觉,就是此人的真实修为只怕不是地仙而是真仙。只是在这地底困得久了,日日受那魔火焚身之苦,实力不进反退,从真仙境跌落至地仙境。正因此,其人修为虽然是地仙,但能够带来的威胁却不会小。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位存在一旦脱困,会带来什么结果。

    正因此,就连唐劫都微微犹豫了一下,这才下定决心。

    他轻轻咳了一声。

    声音不大,那沉睡中的人已缓缓睁开眼睛。

    深蓝色的双眸,如有火焰在跳动。

    在看到这双眼睛的刹那,唐劫突然感到心一跳,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这个人,不是人类!

    确切的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

    大千世界,智慧种族虽然不出人,妖,精,魔诸族,却也有一些少见异族,类人而非人,比如那巨灵界中巨人,便属于类人非人,故以异族相称。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异族,其外形五官皆与普通人类相近,只是双目呈蓝色,其光如火,故称蓝眼族。

    怪不得此人会被关押在地底而不放出。

    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蓝眼族既然不是人族,人族修者自然不敢放他出来,而只是羁押于此处。对于人族修者而言,这位从真仙境跌落至地仙境的蓝眼族修者,就是一把双刃剑,非到万不得已时不可使用。正因此,他才会成为人族前线的一张轻易不可动用的压箱底牌。

    唐劫相信,一旦此人出现,对整个血河界都会是一个巨大震动。

    这刻那蓝眼族修者看到唐劫,双目中泛起奇异光亮,说道:“尔是何人?”

    声音沙哑而微带磁性,伴随着他的说话,隐约还能看到蓝火从他口中喷薄欲出,可见他的五内皆在熊熊燃烧之中。

    唐劫微笑道:“给你自由之人。”

    没想到那蓝眼族修者听了却不屑一顾:“又是一个试图收服本尊为你效劳的。陈天官和广元子做不到的事,你一个新晋地仙又凭什么以为能做到?”

    唐劫来到血河界这么长时间,自然已大致了解这里的情况,知道那陈天官和广元子就是血河人族两大地仙,也可说是人类支柱,擎天巨孽。其中陈天官早死,如今人族只剩广元子一人,人族势弱也正是从陈天官之死开始的。

    这蓝眼族修者提及陈天官之名,意味着他在这里已至少被镇压了三千年。

    这刻唐劫听到他这么说,嘴一撇道:“陈天官和广元子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相提并论。”

    于他而言,收服个把地仙早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那青龙,磐龙,火天尊,朱雀哪个不是地仙?就连云母战傀都有了地仙实力,五大地仙级打手在手,唐劫自不会将这种事看得有多稀罕。

    反是那蓝眼族修者听到这话,惊得全身剧震:“你……你不是他们的人?”

    唐劫悠悠回答:“我又何尝说过我是他们的人呢?我到这里来,不过是机缘巧合下,知道这里有蓝心焰,便过来偷采一些,却没想到会碰到这种情形。”

    他故意这么说,就是给对方一丝得了机会的感觉。

    果然那蓝眼族修者听得立时眼中光芒盛放,大笑道:“好,好,我尽天涯等了三千八百年,终于等到这一刻。小子,说,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肯放我自由,老夫可以欠你一份人情,来日必有厚报。”

    在他看来,自己这份承诺已是极重的。当年也不知多少人想要自己这份承诺而不得。若不是三千八百年的苦苦煎熬,他也未必肯如此。

    只是唐劫不知他名头,却全不在意地回答:“我修成地仙,云游万界,这次也不过是路过此界,将来你我也未必有机会再见面。所以说到来日厚报就算了,我更愿意有帐现在就结清楚。你若有能让我满意的报酬,我不介意现在帮你一把。若是没有,我也无意义得罪此界中人。”

    尽天涯听到这话,微微怔了一下,想想也是。此人虽是地仙,但到底只是孤家寡人一个,真要他为了救自己而得罪整个血河界人族修者,那肯定是不干的。尤其人族修者也是有地仙的,还是老牌地仙。看此人境界,晋升地仙的时间也不久,实力当一般,自然不愿冒险。

    心情从先前的极度兴奋中转为平静:“你想要什么?”

    “那得看你有什么。”唐劫淡淡回答。

    他此行的真正目的,自然是放出此人,破掉人族修者底牌,使血河界人类不得不向栖霞界求援,从而为栖霞界的进军创造大义立场。

    但除此之外,也不是不可以顺便压榨一下目标。

    这尽天涯怎么也是个降级真仙,应当能敲诈些东西出来,既满足自身需求,还可以隐瞒自己的真实目的,所以唐劫不动声色的反问于他。

    听到这话,尽天涯苦笑道:“你也看到我此番情形了,当年我进入此界,本想有番大作为,未曾想却中了三族毒计,受制于人。一身宝物皆被掳走,自身更是被羁于此处,日日用蓝心地火炽烤,还能有什么好处给你?”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唐劫淡淡道。

    他越是做出无所谓的姿态,尽天涯便越是要拿出些真东西来说动唐劫。

    这刻见他如此,只能道:“不知阁下对功法可有兴趣?”

    他如今身上别无长物,又不愿卖身为奴,也只能以一身修行交换。

    唐劫便答道:“那就得看功法本身如何了。”

    尽天涯便道:“我有一战法,星光战诀,修成之后摇动星辰,使日月无光,可平添一倍战力。”

    唐劫道:“只是平添一倍战力的话,对我没多大意义。”

    他的天痕剑瀑,十绝杀刃,都是提升战力十倍以上的存在,道法无双,哪在乎这一倍战力的星光战诀。虽然在其他人眼中,直接提升一倍战力已是极为难得。

    尽天涯只得道:“我有蓝眼秘术,洞虚破幽,神妙无双。”

    唐劫便道:“这洞虚破幽之瞳术,我恰恰也是有的。且蓝眼秘术,当与血脉相关,我纵然学了,亦未必能发挥至极限,只可做参考用。”

    尽天涯无奈,只能咬牙说:“我有降世心经,乃金仙传承,通天之法,一路修行,可至金仙境。”

    唐劫眼中终于现出光泽:“金仙传承,降世心经?”

    一个人的修行能有多大前途,通常就取决于三点。

    一是传承,二是环境,三是自身。

    自身是指个人的天赋,努力与机缘,不必多提。

    环境的问题以前也说过,至于传承就更简单了。

    功法都是前辈留下来的,如果创造功法的人自己只是紫府,那就别指望修行这门功法能顺利地达到地仙之境,除非后来者在其基础上进行再创造。

    这也正是底蕴的意义所在,一位仙台老祖,不仅代表着巅峰战力,更代表着这个门派的传承所能达到的高度。

    如洗月派当年的祖师水月天尊飞升成仙,其所留下的功法就是修行到地仙境地的功法。所以其后人得其传承,只有其他条件不错问题,就可以修成地仙,却也只能达到这一高度。

    而云天澜要成就真仙,就必须自己在外寻觅新的功法进行补充,完善,提升,寻找着上升的通道。在这个阶段里,他往上走靠的就不再是传承,而是自我摸索,所以他的晋升之路才会如此艰难,和他一样的还有栖霞界的其他一些大派之祖,大家其实都是如此。

    如果没有唐劫集天地气运于云天澜,又找来青龙与他论道,向姬瑶仙学习,云天澜要想铺成这条通往真仙的道路还不知有多难。

    可就算这样,云天澜也不过是把洗月派的传承高度从地仙提升到了真仙层次,要想达到金仙或更高层次,就还是得自己摸索。

    而这意味着更多的心血,更多的艰难,除非他能运气好到得到金仙级别的传承。

    但是这刻,唐劫没想到自己一次习惯性的勒索,竟然会得到关于金仙传承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