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王妃不洞房 > 疯子夜渊

疯子夜渊

作者:云淡风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我帮你把它们赶跑了,明天我要吃肉。”那个疯子又笑嘻嘻的道。

    花容容这才慢慢地抬起头,却不敢四处张望。对面那个疯子趴在铁栏上咧嘴笑着,可惜因为脸太脏太黑花容容只看到他的牙齿。

    “放心哦,他们不会再来了。你要好好谢谢我,我明天要吃肉要吃肉……”疯子又躺下来,不断重复念着他要吃肉那几个字。

    花容容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当时她不敢抬头确定是否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也不能确定是不是那个疯子在装神弄鬼。

    “疯子,你叫什么名字?”花容容低低问道。

    疯子沉默,花容容再说道:“疯子,你陪我说话,明天我把肉都给你,还给你酒喝。”

    疯子一听到有酒喝,马上翻身坐起来,看着花容容两眼放光:“有酒喝?你给我酒喝?”

    “那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疯子好像在思考,许久之后他才摇摇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你告诉我,我给你肉吃给你酒喝哦。”

    花容容无力,她觉得自己疯了,才会叫这个疯子陪她聊天,说些疯言疯语。

    疯子见花容容不说话,生怕她明天不给酒喝没有肉吃,急忙道:“我天天晚上帮你赶跑它们好不好?你给我肉吃给我酒喝。”

    “你被关在这多久了?”花容容一听他说它们,心中又发寒,便转开话题。

    “关了多久?多久是多久?”疯子苦恼抓抓那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对花容容摇摇头:“我不知道了。”

    “真的疯了!”花容容轻轻说了句。

    “谁说我疯了?”疯子听到花容那句话,激动起来。

    花容容被吓了一跳,喊他疯子没事,说他疯了他居然那么大反应。

    “我没疯,谁说我疯了!”疯子跳脚。

    这个疯子到底是什么人?

    “你听错了,没人说。”花容容连忙说道。

    疯子瞪着她:“一定是你!我才不叫疯子,我有名字的,我叫……”疯子我叫了半天,也没说出他叫什么。挠挠头,他问花容容:“我叫什么?”

    花容容无语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我叫夜渊,想不到吧?”疯子顾自笑着,然后又神秘兮兮地对花容容说:“告诉你哦,皇宫里很多妃子都私通男人哦。还有啊,我告诉你一个惊天的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花容容只觉得自己的脸抽搐个不停,这个自称夜渊的人,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

    “喂,说句话。你要不要听秘密?”夜渊趴在铁栏上,紧紧盯着花容容。

    “额,你说。”花容容本不想理会他,但长夜漫漫,咳咳咳,比起那些它们,这个疯子可爱多了。

    不料夜渊哼了一声:“我才不告诉你,告诉你就会杀了我,我又不傻。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官玉不是皇帝的儿子!我就不告诉你。”

    花容容倒抽一口冷气,这个夜渊疯得也太厉害了。居然敢说上官玉不是皇帝的儿子!

    “喂,我告诉你了哦,要是让别人知道,就是你的死期!”夜渊扬起头,瞥着花容容。

    花容容有些僵硬地说道:“夜渊,很晚了,还是睡觉吧。”

    夜渊怒了:“你不相信我!”

    “没有,真的,我相信你。”花容容生怕夜渊激动起来,把狱卒也引过来。

    夜渊显然不好哄:“骗人!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信!”

    花容容有种想撞死的感觉,她没事干嘛要和这个疯子说话。疯言疯语说个不停,等下恐怕她还没洗清通敌的罪名,就因为污蔑王族被问斩。

    深深吸了一口气,花容容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很单纯很好骗:“夜渊,难道那个秘密是你骗我的?”

    闻言,他又急了:“我才没骗你,骗你明天不要给我肉吃给我酒喝!”

    看着他认真的眼睛,似乎完全没有说谎。可是花容容又怎么可能相信,一个素未平生的人跟你说,喂,你是皇帝的儿子。她直觉这个夜渊疯的太厉害了。

    “嗯,这样我就相信你了。”花容容顿了顿,“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等下那些狱卒来了,看到我们在说话,我怕会受皮肉之苦。”

    夜渊不屑地道:“那些人?晚上才不敢来这里,都在外面喝酒去了。他们都怕它们哦,偷偷告诉你,只有我不怕它们,它们最听我的话。所以你天天给我肉吃,我就让他们不来吓唬你,好不好?”

    花容容是真的糊涂了,这个夜渊到底真傻还是假疯?有时候说话那么正常,有时候简直让人觉得……

    “好!”花容容不想再和他扯下去了。

    谁知,那个夜渊却是越说越兴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告诉你我叫什么,你快告诉我你叫什么,是后宫哪个的妃子?”

    想了想,花容容觉得对他也没什么好隐瞒,便如实告诉他:“我叫花容容,是三王爷上官晨的妻子。”

    “花容容?上官晨?”夜渊喃喃念着这两个名字,然后就沉默了。

    花容容挑挑眉,这算什么?没话说了?算了,她也乐得耳根清净,不用听什么惊天大秘密。

    于是她抱膝坐着,心中的恐惧被夜渊这么一闹,全然消失。

    正当花容容快入睡的时候,夜渊又低呼了一声,将花容容的睡意全部吓跑:“我知道了,上官晨是德妃的儿子,嘻嘻嘻,你是卫国的公主。花容容,偷偷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上官晨将来当皇帝哦。”

    噗……花容容喷了一口血,这个夜渊怎么那么多偷偷告诉她的事,然后全部都是让人震撼不已的事。

    “你怎么知道?”花容容已经没有力气了。

    “你想知道?”夜渊歪着头问。

    “不想!”花容容很果断地回答,因为她说想的话,夜渊肯定会说,我才不告诉你!

    夜渊又哼了一句:。”我偏要告诉你,我也是猜的,嘿嘿嘿。”

    愤怒已经不能形容花容容现在的心情了,她只觉得自己就快要崩溃了。老天,把这只疯子收回去吧。

    “哼,大家都说我疯了,又想在我这里知道些什么。他们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说。容容,你不想知道,我就全都告诉你好不好?”夜渊笑嘻嘻地说道。

    “夜渊,很晚了,洗洗睡吧。你明天再告诉我好吗?”花容容好声好气地哄着他,她真的没力气再和他继续交谈了。

    “告诉你什么?我知道了,你又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夜渊变脸了,与刚才判若两人。随后转过身,再也不理花容容,顾自又念道:“破碎虚空,无尽暗渊,紫宸心灭,轮回千载!”

    再次听到夜渊说什么紫宸心,花容容心中一颤。

    “夜渊,你后面你句话,是自己编出来的?”花容容站起来,抓着铁栏急切地问道。

    谁知夜渊却再也不搭理她,不管花容容拿什么诱惑,他依旧背对着花容容躺了下去。

    破碎虚空,无尽暗渊,紫宸心灭,轮回千载!花容容念着这四句话,心情渐渐有些沉重。但她一时半会却无法理解这四句话什么意思,夜渊,到底是什么人?

    听他的声音,年纪似乎并不老。可听他说话,在这好像关了很久。

    夜渊……花容容绞尽脑汁翻出所有的回忆,却没有找到半点关于夜渊的。花容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难道真的只是疯子?

    她决定明天等阿力来,再问问看。

    经过夜渊这一折腾,花容容完全没了睡意。天牢依然很安静,花容容大着胆子细细打量了附近一圈。

    这才发现,她和夜渊所在的地方,就关着他们两个人。而且这里貌似被隔开了,花容容又看了看夜渊,心中的疑问更多。

    夜渊丝毫没受到刚才的影响,睡得很熟,花容容不时听到他轻微的鼾声……

    大概临近天亮的时候,花容容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但她睡得并不沉,隐约中好像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沉得她连动一下也动不了。

    或许是这一连串的事情袭来,让她的精神有些衰弱了。这么想着,她才放弃了睁眼的打算。

    花容容是被夜渊吵醒的。

    她正梦见自己和上官晨漫步花丛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呼声将她从梦中惊得跳起来,以为发生了火灾或是地震。急急四下张望后,才发现什么都没有。

    夜渊在对面笑的很得意:“死猪原来也会被吓醒!”

    睡眠不足让花容容的精神很差,脾气也暴躁了起来:“你丫的才死猪,你丫的全家都是死猪!还是被烤死的那种!”

    闻言,夜渊忽然就不笑了,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垂下头身子缓缓顺着铁栏滑下去。

    见状,花容容的怒意也没有了。她看得出来,夜渊很悲伤,那种悲伤,是装不出来的。

    “你,你怎么了?”花容容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碰到夜渊的痛处。

    “是啊,他们都是被烤死的!”夜渊喃喃地道,缓缓抬起头,没有焦距的眼神很飘渺。

    花容容被吓到了,夜渊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好像,好像一缕孤魂!

    “那夜的火那么大,三十几条人命,就那样活生生的被烧死!”夜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双目也跟着赤红起来,他愤恨地低吼:“我到底欠了这个世界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无辜的白白送死!”

    夜渊的样子很骇人,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意。

    他忽然扑到铁栏上,赤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花容容:“你告诉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