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异世邪君 > 第八十三章 清寒之怒

第八十三章 清寒之怒

作者:风凌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三章  清寒之怒

    原来那家伙真的什么都不是!先前只有我自己在,我只需要一伸手,就能够把那玄丹夺到手里,然后立即远遁,回风雪银城,此次出来的目的就是大功告成!

    可自己却让那家伙装神弄鬼的手段给唬住了!

    我就说,那有什么高手能同时具有如此之多的玄气光彩,这本就不合乎情理,我怎么就上当了呢?!

    我真是个天字第一号大笨蛋啊!我他妈的我他妈的我……唉之

    就在三长老自怨自艾的时候,众位高手,众位神玄,已经乱了起来,一个个如临大敌的看着鹰搏空,唯恐这位鹰神突然离开,他要是真个全力施展身法带着玄丹远遁,真没人能追得上,就连石长笑,也只有看着!

    石长笑狂怒的一声长啸,突然纵身而起,如同龙腾雾空,鹤舞九霄,带着无比的凌厉,狂飙般落了下来,“秃尾巴鹰!你不是要打吗?就此决个雌雄!战吧!”

    随着他的身形落下,空中的雨滴被他的劲气激的向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如同一颗颗铁弹子,落在人的脸上身上,竟然隐隐作痛!

    石长笑高大的身影,在半空中宛若化作了千臂千腿的魔神,似乎要毁灭天下一般,轰然落下!

    鹰搏空哈哈大笑,百忙中还把玄丹这意外之财揣进了怀里:“来的好极!”双臂一张,苍鹰般平掠而起,魁梧的身子利箭般激射,一头没有羁绊的乌黑长发猛然飞散扬起,这样的姿态,便如是威霸天下一般|!

    两大至尊,终于正式正面交锋!

    费梦晨,风雪银城三六九长老,石长笑带来的六位天玄高手,还有泪无悲的十大弟子,在这一刻,同时纵身而起,人影乱闪,劲风四溢,一个中心点:鹰搏空!

    鹰搏空呵呵大笑,大吼道:“来得好,过瘾啊!”再不保留实力,突然轰的一声,身上的黑色披风被自己的玄气猛然炸裂,残缺的布块四散飞出,鹰搏空的一头长发,根根直立,插向苍穹,全力出手,大打出手!

    君家。

    管清寒心思重重的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起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宛如做梦一般,几经绝望的心路历程,然后却又在瞬间被幸福和满足填满。

    虽然父亲曾经为了大局而放弃了自己,但我还有这样的三叔,这样的小叔子,我还怕什么?正如莫邪所说,荣辱大如天,生死何足重?

    血魂山庄,难道就是如此的不可战胜吗?就算真的不可战胜,除死无大事,连死都不怕了,世间复又有什么是值得畏惧的!

    “想不到那家伙,竟也能有如此的英雄气概。这一点上,倒真不愧是君家的子弟!与他的大哥君莫忧也有得一拼。呵呵,不愧是亲兄弟。唉,今日之事,若是莫忧大哥还在的话,相信他也会与莫邪作出同样的选择吧?这一点,我是相信不疑的。”

    管清寒心中想着,第一次感觉,这个君家大院,在失去了君莫忧之后,也依然是如此的可爱、亲切。

    管清寒却没有发觉,自己这一次想起君莫忧,内心里居然不再像以前那样的难受,那样的心碎神断,反而好像是……很遥远……

    低头想着事情的管清寒,几乎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魁梧的身影站在她的小院门口。

    来人正是管清寒的生身父亲,管东流!

    管东流就那么站在暴雨中,身上衣衫早已经尽数湿透了,也不知已经逗留在雨中多久了,方正的面孔上,流露着异样沉痛的表情,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管清寒,看着自己的女儿,良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管清寒怔怔的看着父亲,一时间竟也不知改如何开口,父女二人尽都是一言不发,陷入了一片异样的静寂之中。

    或者只得片刻,又或是过了许久,小院中的灯光透出一丝,斜斜照在管东流头上,管清寒突然酸楚的发现,自己父亲的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是稍有些点点斑白。

    想起幼年时父亲抱着自己玩耍的情景,管清寒心中不由得一阵柔软,脸上一向清冷的表情突然融化了下来,终于首先开口,低声道:“爹爹……”

    “清寒,你,怪爹爹吗?”管东流看着女儿,瓢泼的雨水浇在他的头上,再顺着流下,他却毫不擦拭。

    管清寒茫然的摇摇头,心中突然空空落落的。

    “我不怪爹爹。”管清寒的声音轻的像是梦呓,“爹爹固然是清寒的爹爹,但首先却还是管家的一家之主,管家上下一千多人的生死存亡,尽都在爹爹的肩上承担着,女儿知道更明白爹爹的难处。”

    “苦了你了。”管东流深深的叹息一声,黯然的垂下头,却又接着抬起头来,眼中一片痛楚,目光却是一片坚定:“清寒,你可知道,爹爹固然对不起你,但是,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两次变故,若是重来一次的话,我……我却……”

    管东流眼神深邃,目中痛苦万分,似乎内心在剧烈的挣扎,但终于还是说出口来:“……我,仍然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身为管家家主,或许我这一生,在你面前,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好父亲,可我……”

    管清寒痛苦的摇摇头:“……不要说了,不要说下去……”突然发现父亲全身淋湿,急忙道:“爹爹,你还是进来再说话吧。”

    “不了,就在这里吧,淋淋雨,我也能更清醒一下,也许有许多话,进去之后,我便再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管东流苦涩的笑了笑:“关于血魂山庄的这件事,……,呵呵,现在说这些,或者已经没什么用处。不过,你是当事人,我却必须让你明白。”

    管清寒异常疲惫的侧了侧脸,暗叹了口气,道:“爹爹请讲。”

    “当时,在接到血魂山庄的书函之后,家族中几位长老已经同时劝为父应承此事。”管东流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仰面向天,不看女儿惨白的脸色,接下去道:“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血魂山庄,我们没有能力惹;但若是你嫁过去了,成为厉腾云的女人,我们管家便等于攀上血魂山庄这层关系,这对家族,非但有益无害,而且,还是天大的好事……”

    管清寒咬着嘴唇,轻轻的哼了一声,眼中突然泛出极度的愤怒。脸上神色,也重新的冰寒了起来。

    “就连我们家里,也是泾渭分明的两派;清波向来有野心,欲要独霸东南,力劝我答应。”管东流紧锁着眉头,声音低沉:“清月和你的母亲却是坚持不同意,你母亲……你母亲为了此事,天天以泪洗面……”

    管清寒娇躯一阵颤抖,眼中一下子涌出了泪水,肩膀缩了起来。

    “到后来,血魂山庄又提出了一个条件。”管东流看着远方:“他们提出,只要我们管家玉成了血魂少主的婚事,他们可以应承,除了不能给正室的名份之外,一切待遇与正室无异,更答应让清波拜入绝天至尊厉绝天门下……这个重注筹码一出,管家上下全面溃败!”

    管东流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悲凉。“所以,我便带着清波与清月,连夜赶来天香城,以后的事,你也知道了……”

    “我如今唯一不知道的,我管清寒在家族眼里,到底是什么,一件货物?又或者一个筹码?!谁能给管家更多,我就是谁的?!”

    管清寒凄清的笑了起来:“当年两家定亲,清寒并未有任何异议!固然因为,莫忧大哥乃是一位英雄人物,嫁给他,并也不算辱没了我,再加上,这还是家族的决定;我也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之后与莫忧三次见面,莫忧英武豪迈,铁血热肠,的确是女儿家的良配,清寒很欣慰,甚至很感激家族中为我安排了这一桩婚事……”

    管东流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低下了头。

    “但后来,莫忧为国捐躯,他是英雄!不错,值得我管清寒用一生去守候!但那个时候,在我的心里,也已经做好了为莫忧守寡的准备,甚至已经准备去说服您,我娘,和族中长老;可就在那个时候,长老们居然告诉我,家族一致决定,管清寒要为君家大少爷守寡!理由是,我们不能失去君家这样的靠山!你是管家的女儿,就要为管家付出!”

    管清寒嘲讽的笑了起来:“当时,他们逼迫我的时候,或者完全不知道,在我自己心里,早就与他们做了同样的打算,不过,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夫君,而他们,却是将我当作了一份博彩的筹码、一件维系两家关系的工具!对这件事,我只感到了由衷的耻辱!”

    “耻辱!一个女孩子最美的梦被惊醒的时候,连自己的名节守寡居然也成了利益交换的东西!”

    管清寒愤怒的低声:“到如今,管家已经在君家的扶助之下,彻底的站稳了脚跟;爹爹,扪心自问,这些年来,管家无论生意还是武力,又或者其他,有哪一点不是依靠了君家大力扶持?而如今,翅膀硬了,又来了一个比君家更强大的血魂山庄来求亲,家里的长老们居然立即就转变了立场?极力要求我再嫁过去??”

    “爹爹,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女孩子已经被他们逼着嫁了一次?已经是别人家的女人?而且是整个家族的恩人家的媳妇了!他们就这么将恩人的媳妇出卖掉?而且还有脸逼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