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舵爷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惊

第六百九十六章 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抱着一大箱色情照片的曹二狗,建议陆文龙是不是也找到那几个银行的,搞一出仙人跳,准保对方乖乖的听命,反正喵喵里面的陪酒姑娘一大把。

    陆文龙却摇摇手拒绝了这种做法:“做生意就按照做生意的规矩来,行长们都被提溜走了,剩下的不过是经办人,折腾他们没意思,只是让他们别挑柿子拣软的捏就行。”回头就安排林聪邀请所有银行直接经办人一起坐下来吃饭。

    来的多半都是分理处主任经理一级,实际上这时候从银行捞钱出来,找行长什么还没有找下面的这些经办人来得利落,有时候行长的胃口更大,成本还高一些,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摆明了公事公办不进吃喝的样子,哪里跟贷款时候追着放贷的孙子样?

    那时候可是银行请这些大户们吃饭。

    不过国立大厦也算是大项目了,陆文龙也是名人,这个面子还是要给,老婆就不用陪了,汤灿清是正主儿,但腆着肚子,蒋琪这会儿看着还太面嫩,跟个小狐狸精似的,苏文瑾不喜欢这种商业场合,杨淼淼只会被围观,所以陆文龙自己去,还严辞拒绝了汤灿清开玩笑的叫顾砚秋陪他去的鬼建议。

    但这个定在老字号酒楼包间的酒席,就跟几年前陆文龙还是个少年郎时候请武刚吃饭一样,一点一滴见细节。

    从门口迎接的两人,都是江小船那里的大汉,每来一位银行人士,都直接带着进酒席包间,但包间外面和坐在主席上面的陆文龙身后,站的全都是杨森猴子这样的彪悍家伙,无一例外,穿着那种香港枪战片里面黑社会流行的黑色t恤加西装,脖子上无一例外都挂着粗粗的金链子!

    墨镜就不戴了。但直勾勾看着人的眼神,显得更肆无忌惮的嚣张,一点都不避讳自己脸上写着黑社会三个字。

    陆文龙不这么穿,他穿对襟褂子,就跟一定要在农民工面前穿得牛气骚包高人一等不同,这边他就一定要穿这种唐装,黑色带丝绸万福底纹的。袖口白白的卷起来一点,脚下一定是黑布鞋,就那么慢悠悠的坐在十二人的酒席桌上,每进来一位,就抬头招呼,有笑容。但不起身,让原本很有些倨傲的银行人员心情顿时有些忐忑,不同银行之间还相互用眼神探询一下,居然不敢窃窃私语。

    九个人,代表了投资国立大厦的两家信用社和一家银行,另外六家则是跟老牛盘根错节有债务的银行信用社,应该说。作为这个阶段的信用社,比银行更混乱,他们等于是省级以下的金融机构,管理漏洞也更多,也跟银行有众多错综复杂的关系,更容易风吹草动,而他们的动作数量又反过来更会引起银行的惊惶,总之就是恶性循环。

    陆文龙看都到齐了。才接过杨森故意递上来的白手帕擦擦嘴,不用桌上的餐巾纸,手帕还是找苏小妹要的,还不是胡乱擦,就是拿着手帕在嘴上挨个印两下,慢吞吞的那种,就是要有这个派头。眼神却也从这些三十多岁再到五十多的银行老油子脸上游动过去,在有人似乎按捺不住的时候,才开口:“我陆文龙……大家都认识,不管是因为老牛的账目。还是大厦本身的项目,大家都认识我……但各位也是渝庆城里面手眼通天的家伙,回头可以找警察系统或者政府部门了解一下我陆文龙是个什么人……”一边说一边扔下手帕在桌面:“年纪大点,接触复杂点的,就应该知道张平是谁,他跟他的弟兄,是我亲手杀掉的!”

    杀人?!

    不是来谈银行贷款的么?

    张平!

    稍微有点社会阅历和了解社会阴暗面的哪里不知道渝庆二张的名气?!

    死在这个年轻人的手里?还这么肆无忌惮的说出来,甚至说可以自己去警察系统打听?

    陆文龙斯条慢理的把双手绞在一起,双肘放在桌面上:“国立大厦,是不是个能盘活的项目,各位心里都明白,老子拍拍屁股不管了,大家的账面上都是一个大窟窿!我也前前后后投入了六千多万,你们还有人扣了老子一千多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老子缓过这口气,你们这家银行永远别想跟老子再有半点关联,而且……。”

    他没说而且什么,就大喇喇的把手指转向另一家银行:“龙清公司也是我的,经营良好,每个月也在偿还银行贷款和利息,你们一把就把喷绘公司跟广告公司的账面给我端了,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就为了我账面上一百多万,要是这两个公司关门了,以后龙清公司那栋烂尾楼一千五百多万的贷款就没人还了?”有些摇头:“饮鸩止渴,说的就是你们这帮饭桶!”

    对的!

    没错,陆文龙就是当面骂这些银行经办人是饭桶!

    就因为他手里面的项目账上还有钱,这些人就慌不择路的抢先关停争抢这些账目,冻结款项,弥补他们那些已经根本作死的巨大窟窿!

    有人要跳起来,陆文龙抓起桌面一个蘸碟就砸过去,花花绿绿的佐料溅了那位一身!

    却立刻不敢动了!

    因为陆文龙接着就说出利益相关的话来:“江南区那个老子的汽摩市场,明年二月就要收租金款,四百七十万,现金,老子是不会体现在汽摩市场那个烂尾楼账面上的,我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来跟老子抢这笔钱!哪家要?!”

    有几个跟陆文龙在这场风暴中没有撕破脸的银行信用社,顿时意动!

    陆文龙还有后手:“喵喵也是老子的,全款投资,没有一分钱的贷款,两千七百万,每天流水二十万现金,要放在哪家银行?这家公司是港资的,没有在老子名下,你们总不敢冻结账户吧?谁要?!”

    有人已经忍不住出声了:“陆总!好商量,我们拆借都可以,隔夜利息绝对可靠!”

    陆文龙掰手指:“龙清喷绘是小业务,每个月也有百来万的流水,几十万的盈余,龙清广告现在账面上没钱,也还清了贷款,但是还有两个月,就开始明年春节以后的电视广告时段招商,全年总金额七百万,户外广告牌招商二百四十万,熬过这突然来的几个月,老子就翻身,这些款项放在哪家?!”逐渐甩掉了开始扮世外高人的口吻,又开始带上那种毫不恭敬的腔调,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但显然这种态度更加刺激银行人士。

    这下终于有人完全急不可耐:“我们!我们银行完全能保证您的资金安全,之前跟您的款项债务一定能延期!”

    陆文龙摆手:“延期不够……老子要的是在国立大厦上的支持!老子已经在国家申请的摩托车生产许可证,投了八十万,到手以后就缺资金投产,摩托车厂的进出账目,大家都明白,一年不是小数目……”

    和修建高楼大厦的投资回报期较长不同,生产型企业显然是投钱进去就能生钱出来的快进快出,而且还是渝庆目前最红火的摩托车行业,这种短平快投资项目是银行系统最喜欢的了,这一下连之前的几家银行都有些后悔了。

    陆文龙原本到这个时候,已经把气氛哄抬得差不多了,他骨子里好斗的那种因子还是让他多说了一句话:“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刻给老子松一口气,雪中送炭的,我陆文龙必当带来绝对的好处,而且还不得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送点钱,找个女人啥的,老子当年是跟大老爷握过手的,哼哼!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别怪老子心胸狭窄不留情面!老子会把帐记在你们头上!”还着重在其中几家银行工作人员脸上毫不客气的点一点!

    真嚣张!

    陆文龙的用意真是想刚柔相济的拉拢一些,吓唬一些,起码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再来给自己上紧箍咒,也不至于让老婆遭到司法威胁,要是瓜瓜还得在牢房出生,那就太搞笑了,真以为是新时代的萝卜头么?

    可这些惴惴不安的银行人士,连桌面上的酒菜都没有动,各怀心事的回去,约定三天之内给出回音来以后。

    第二天就在那家冻结了陆文龙一千七百多万资金的银行门口发生了血案!

    一名枪手蹲在路边,等两名取了钱的工作人员出来以后,迎上去就是接连几枪,一死一重伤,然后不慌不忙的抢走了那名女财务人员手中的包,还对这个睁开眼睛看见他脸部的无辜者头上补了一枪!

    就在人来人往的闹市区中心转盘,炸开的头颅和扑倒的男性重伤员,场面极为血腥!

    可以说前一天晚上跟陆文龙坐在一张桌子上面的银行人士,基本上都有点脑子轰的一下,脚发软!

    这……还是新社会么?真的有这么狠辣?

    杀鸡儆猴也不至于直接在银行门口用枪爆头吧?

    而且根据这些银行从业者内部传递的消息,那倒霉的两个工作人员一共只取了六千元!

    只为了六千元就杀掉两个人,这样的做法真的是示威的气息太重了!

    就在这个银行附近送蒋琪上学的陆文龙听说以后,下巴都差点惊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