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周氏三国 > 第258章 典韦回营

第258章 典韦回营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月末。

    周坚引军南下,兵围临江。

    吴懿不敢大意,为破荆州军的攻城塔楼,和董扶商议一番,在城外两侧铸台立下了两座大寨,又运来数十辆抛石车,置于两营中,互为犄角之势。

    只待荆州军攻城塔楼靠近,便以两营中的抛石机猛砸。

    为求稳妥,吴懿更是下令大军,城将外步之内都弄的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周坚大军进不得,急令毛四从襄阳运来了二十架重力投石车,于四月初以重力投石车强袭临江城外两座大营,差点将两座大营砸成平地。

    及至营破,两座大营中驻守的八千大军也没能逃过噩运。

    在许褚的轻骑突击下,两座大营合共一万六千大军战死无数,大半被俘。

    周坚正欲强袭临江,典韦和蒯越经过近四个月的翻山越岭后,绕了个大圈,终于在符节成都避开了益州军的耳目,一翻山北上,到了临江城外。

    落日的余辉下,一道人迎拉的老长,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荆州军大营外。

    典韦衣不遮体,身上的伤口不下二十道,大多数都已经结疤。除了腰里裹着的一块兽皮之外,浑身上下再无寸楼,简直比野人还要狼狈。

    蒯越被典韦背在背上,气息浑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何人胆敢擅闯军营?”

    哨塔上,有值守的兵卒眼神一厉。大声喝问。

    也不怪兵卒没认出来典韦,委实是典韦的形貌变化实在大了,连番逃亡,在山林中转悠了近四个月,还要不时地躲避追杀,都快变成了一头黑猩猩。

    兵卒隔了数十丈,如何还能认得出来。

    “瞎了你的狗眼,打开营门。”

    典韦瞪着虎目大吼一声,“老回来了。”

    “咦,这声音咋有点耳熟?”

    兵卒先是一怔。继而就想了起来。这不是主公的贴身大将典韦将军吗?想到这里立刻惊叫起来:“是,是典韦将军,典韦将军回来了,快打开营门。典韦将军回来啦!”

    大营里立刻炸开了锅。兵卒们奔走呼嚎。很快将营门拉开。

    典韦背着蒯越刚刚进了大营,得到消息的周坚就带着一众武奔了出来。

    “典韦!”

    还隔着二十多步,周坚就断喝一声。刹时面露喜色。

    “主公,末将回来了……”

    典韦话没说完,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在山中逃亡了近四个月,还要护卫蒯越安危,这恶汉几乎都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睡过一个好觉,体力几乎已经枯竭,就算是铁打的身,也熬不住了。

    强撑着进了大营,典韦心神一松,再也撑不住,一头倒了下去。

    “快,快传张机。”

    周坚心头一颤,立刻大吼起来。

    许褚、甘宁、周胜等武将则飞快地奔了过来,将典韦和蒯越抬了起来。

    很快,随军出征的张机带着几名郎中疾步奔了过来,不等一众武将和兵丁将典韦和蒯越抬到大帐,就开始号脉查看,兵卒们争相奔走,拿衣服的拿衣服,搬担架的搬担架。

    周坚、戏昌、陈群、钟繇、许褚、甘宁等人候在旁边,脸色都十分紧张。

    没过多久,张机就松了口气,对周坚道:“主公,典韦将军只是体力透支过,才暂时昏睡了过去,受的也只是些皮外伤,休息个十天半月,待下官开几副药调理一下当可无碍。”

    周坚这才松了口气,沉声问道:“异呢,异如何?”

    张机沉吟道:“蒯越大人没受什么伤,只是感染了风寒,体内寒热失调,本来这些小疾并无大碍,药到可病除,但时间拖的久了,虚寒已入肺腑,若要痊愈,需得辅之以药石静心调养月方可,且期间不能再受风寒及车马劳顿之苦。”

    “能痊愈就好,能痊愈就好!”

    周坚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连声道:“异就交给仲景照看了,无论如何,都要将异病痛治好。至于刺探军机等军务……”

    说此顿了一下,又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钟繇,道:“就先由元常代为打量吧!”

    钟繇忙拱手道:“在下遵命。”

    天后。

    典韦终于醒了过来,一口气吃掉两条腿肥羊腿后,才恢复了些力气。

    帐帘掀处,周坚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戏昌、许褚、甘宁等人。

    “末将参见主公。”

    典韦急忙起身欲要施礼,却不料腿酸脚软,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

    “行了,不用施礼了。”

    周坚摆摆手,上前仔细打量了典韦几眼,这才问道:“怎么样,老典,没事吧?”

    “末将没事。”

    典韦忙道:“就是受了点皮外伤,多吃几条羊腿就好了。”

    “哈哈哈!”

    周坚忍不住大笑起来,许褚、甘宁等将也在笑。

    典韦抓抓头,也咧嘴笑了。

    周坚让亲兵拿过条毯,席地坐了下来,又示意戏昌、许褚、甘宁等将随意就坐,才向殿韦说道:“张机说你体力透支严重,需得静养半月,辅以药石调之才能恢复。暂时就不要急着执守了,这段时间就安心养好身体,待痊愈后再回本将军身边,别留下什么暗疾。”

    “末将遵命。”

    典韦连忙答应一声,到现在脑袋还有些沉,知道不静养怕是不行了。

    周坚‘嗯’了一声,又道:“现在说说,究竟怎么会事,何以会泄漏身份?”

    典韦道:“好像是贾龙身边有人认出了蒯越先生。不过,蒯越先生说,追杀我们的多半不是贾龙的人,可能是贾龙将消息透露给刘焉,刘焉下的命令。”

    周坚和戏昌对望一眼,当即心中了然。

    之前两人就有所猜测,只是不敢确定,如今终于得到了证实。

    蒯越乔装前往成都,只是为了游说失势的西川本土士族,绝对不可能跟赵韪等西川的当权者接触,身份泄漏,问题也只会出在西川本土士族上。

    之前细作从成都传来消息,张榜缉捕蒯越等,种种迹象显示,的确是刘焉所为。

    至于刘焉是如何得知蒯越去了成都,周坚和戏昌也都一致认为,问题有可能出在西川本土士族身上,等典韦说出来,方才确信。

    “贾龙匹夫。”

    周坚脸色难看,目露杀机,一巴掌将身前的桌案拍成了两截,切咬道:“待本将军攻破成都,不将贾、任二族连根拔起,不足以泄心头之恨。”

    许褚、甘宁等武将也是一脸杀气腾腾,恨不得现在就杀到成都去。

    戏昌虽然没说什么,但眸里却也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厉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