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开天录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拯救

第六百七十五章 拯救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玄龟在左,袁麒麟在右。

    巫铁穿着一套大魏风格的淡青色广袖长袍,脚踏流风,慢悠悠的向前飞行着,同时倾听着李玄龟、袁麒麟絮絮叨叨说出来的三国隐秘。

    袁麒麟还好,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归根到底,可以将他视为一个风水先生。

    而李玄龟就讨厌了,这种打卦卜算,窥视天机的家伙……他有某些不好的、窥伺他人阴私的癖好。所以,在大魏,最强的情报组织并非来自大魏朝堂,而是李玄龟家蓄养的秘谍。

    “我们三国,大体来说,大魏最是宽和。所以,大魏朝堂,过百门阀,取天下子民五成膏脂,奉养自身。故,大魏黎民最为富庶;故,大魏民间,太半民户子弟可以读书;故,大魏子民,多出文人名士。”

    “之前大晋,如今青丘,较为均衡。青丘国政,天下资源,大概拢共有七成被朝堂收取。只是无论大晋还是青丘,综合国力比不得大魏,所入的七成资源,也比不过大魏收取的那五成。”

    “所以,大晋也好,青丘也好,国势比之大魏,略有不如。不提铸造、符箓、阵法、丹药诸般学问,单单用钱,大魏也足以和其他两国并存。”

    “唯独大武,最为酷烈。大武武家,乃天下独主,稍稍些许门阀,不过他们的走狗鹰犬,替他们看护天下,从他们指头缝隙中得点残羹冷炙罢了。”

    “大武武家,搜刮天下,九成五分以上的产出,尽归武家。”

    “在大武,唯有加入大武军队,才能食肉,才能获取军功,才能脱去奴隶身份……故此大武士卒悍勇,近乎野兽一般,就是这个道理。”

    “这也就罢了,大武武家独大,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武家的神明境老祖,数量众多,堪称惊人。”

    李玄龟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子,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主上,老夫卜出必死的凶险,又推算出了这一线生机,原本还难以说服那几家的老不死。不过这诸神设下的决斗战场,居然如此凶险,分明是要将我大魏斩尽杀绝。”

    “我们也看出来了,诸神要的是完全听话的奴仆,不需要我们大魏这些脑子灵活、心思驳杂、不听使唤的狂徒名士。”

    “那几家的老家伙,本来还嘴硬得很,可是老夫提点了他们一下,大武神国拥有的神明境老祖的确实数量,他们就乖乖的听了老夫的劝,一心一意的投靠主上了。”

    巫铁缓缓点头,心里也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难怪李玄龟带着十三门阀的高层集体投奔,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居然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在大晋军部的情报中,大体提到,大武神国拥有的神明境老祖,也就和大魏、青丘明面上的差不多,也就是这么千多号人罢了。

    结果呢,诸神穷搜三国疆土,大魏和青丘都有各大门阀隐藏起来的神明境高手被挖了出来,两国加起来,也有了将近五千的神明境。

    大武神国可好,果真是丧心病狂、穷兵黩武的狂蛮之地,他们一个武家,就蓄养了四千出头的神明境。

    “看来,大武神国对大魏也好,对青丘也好,是早有野心图谋的了。”巫铁缓缓点了点头:“想想看,他们在青丘西南打通的那条秘径,就知道,他们是早有图谋的了。”

    李玄龟笑了起来:“三国之中,倒是大魏最为平和,此次,若非涂山堂主动投靠,夏侯氏想要壮大皇族力量,大魏其实也不会和青丘爆发冲突。”

    巫铁诧异的看了一眼李玄龟。

    李玄龟摊开双手,淡然道:“实在是,对我们大魏诸多门阀来说,无论青丘,或者大武……尤其是大武,那等蛮荒之地,茹毛饮血的破地方,送给咱们都懒得治理的……拿来有何用?”

    袁麒麟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实在是,我大魏的诸多门阀,对战争没啥兴趣。各位老祖荣养、逍遥、自得快活还来不及呢,谁愿意没事上战场拼命啊?”

    巫铁摊开手,无言以对。

    看样子,若不是自己设计杀了他们大魏几个神明境老祖,大魏还真不会这么倾巢来攻。

    一路絮叨着,巫铁三人驾着清风,踏着流云,慢悠悠的好整以暇的绕过了几座山岭,前方一条大河蜿蜒而过,河面上,赫然正在爆发一场小规模的冲突。

    起码有三百大武甲士,团团围住了二十几个大魏文士,双方正在河面上打得热闹。

    三百大武甲士尽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而那二十几个大魏名士中,赫然有一个神明境的老祖……偏偏,二十几个大魏名士正落在下风,被一群半步神明境的甲士压着打。

    这阵仗,也颇为古怪。

    那些大武甲士结成了军阵,爆发出的力量堪比一尊神明境,他们身后一头血雾翻滚,一头三头六臂的山岭大猩猩蹦跳如雷,在血雾中疯狂的嘶吼着,六条手臂随意一挥,就是一座大山虚影当头砸下。

    这些大武甲士凝聚的煞气军魂,倒也颇有特色。

    二十几个大魏名士以那神明境老祖为中心,摆出了二十几条长条画案,上面铺开一张雪白的大画纸,手持灵光闪烁的毛笔,在画纸上急速的作画。

    一头头凶猛的灵禽,一头头彪悍的妖兽,一尊尊金甲神人,一头头飞龙彩凤,乃至大魏特有的金甲、银甲战傀等,不断的呼啸着从画纸中冲出。

    巫铁骇然看着这一幕:“妙笔生花……哦,不,这是……”

    “神笔化物……他们是马氏族人,大魏马氏,画道第一,马氏每一代的太上长老,都继承了一个名,名曰‘马良’……神笔马良的‘马良’。”李玄龟看了巫铁一眼,解释道:“主上,神笔马良,是太古神话传说中的……”

    巫铁挥挥手,制止了李玄龟的解释。

    神笔马良,这个名字在他的资料库中有,平日里没有注意,但是李玄龟提起了,巫铁也就从浩瀚如海的资料库中找到了这个名字。

    有趣的传说故事,居然在马氏族人手中成真。

    数千妖兽灵禽,数百金甲神人,数十条飞龙彩凤,还有上千的金甲银甲战傀围绕着马氏族人,和那些大武甲士苦苦抗衡。

    那些大武甲士一声不吭的狂轰滥炸,三头六臂大猩猩六条手臂疯狂舞动,无数座大山虚影当头砸下,砸得那些妖兽灵禽粉身碎骨,金甲神人血肉横飞,飞龙彩凤碎鳞掉毛,那些金甲银甲的战傀,更是死伤惨重,大片大片的被碾成了粉碎。

    马氏族人的画道果然神妙,他们画出来的那些生灵,被大山虚影碾爆的时候,爆出的血肉居然犹如真物,而且还散发出强烈的血腥味。

    直到身躯崩碎后好几个呼吸到一盏茶的时间,这些犹如真物的血肉碎片才缓缓消失,化为一缕缕精纯的天地元能重归天地。

    明显,那些画道越高深的马氏族人,他们画出来的血肉生灵存留的时间越长久。

    如此看来,若是他们当中有人的画道造诣足够,他们甚至能够让他们的作品永恒存在?甚至真的画出活生生生灵来?

    这画道,不过是八万四千旁门中的一门罢了,可是这画道,最终居然直指‘造化大道’!

    巫铁心头一震,神胎放出无量神光,玉碟投影越发凝实,三千大莲叶、八万四千小莲叶通体光明大盛,巫铁只觉心头一阵阵的明光闪过,他对‘天地大道’的理解,又加强了几分。

    三千大道也好,八万四千旁门也罢,他们归根到底,都是源自同一个‘起始’,源自同一个‘原始’,源自同一个‘混沌’……

    所以,八万四千旁门,实则就是三千大道,而三千大道,就是‘混沌’。

    无数条极细的光线在玉碟投影上纵横交错,将大大小小的莲叶串成了一条,让巫铁更加分明的领悟到了大道之间相互衍化、相互生克的复杂关系。

    ‘轰’的一声巨响。

    六臂大猩猩猛地一跃而起,双拳如流星,带起一条条巨龙般气浪‘嚯啦啦’的砸在了一条蜿蜒大河上。

    蜿蜒大河,正是从那神明境的马氏长老画纸上喷出,大河宽达百里,白浪滚滚,内有鱼龙曼妙,可见无数滚珠在河水中翻滚跳跃,每一颗滚珠都放出熠熠光辉,照得大河通明。

    很显然,这是一门了不起的神通。

    放在外界,这条大河怕不是能贯穿百万里,摧城灭国只是反掌之事?

    只是在这决斗战场中,天地元能稀薄到了极致,这马氏的画道必须吸附足够的外界元能,才能爆发出真正的威力……在这决斗战场内,他们的画道,威力百不存一。

    六臂大猩猩重拳落下,长河轰然崩碎,河中鱼龙炸成了一团团血雾,无数滚珠纷纷崩裂,一丝丝寒气水光从滚珠中脱落,天地顿时大雪。

    神明境的马氏长老一声闷哼,七窍中同时有血喷出来。

    他身体晃了晃,厉声喝道:“今日,唯死而已……”

    三百大武甲士同时笑了起来:“今日,本来你们就是死定了。”

    一名修为最高,隐隐随时可能破入神明境的虬髯大汉大声咆哮着:“奉太上老祖令,大魏的神明境老白脸,斩杀一个,爵升三品……兄弟们,建功的好机会……”

    虬髯大汉的话刚刚出口,还没说完,巫铁已经出手。

    巫铁双眼中,一黑一白阴阳二气化为箭矢喷薄而出,瞬间刺进了那头三头六臂大猩猩体内。先天阴阳二气一卷,煞气军魂大猩猩体内阴阳立刻失衡,一声惨嚎就爆炸开来。

    三百大武甲士齐齐一震,军魂被破,他们的神魂受到牵引,当即齐齐吐血,更有百来个甲士稳不住身体,直接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巫铁身后五行神光化为铺天盖地的五色飞瀑当头卷下,三百半步神明境、还神魂受创的大武甲士齐齐呐喊一声,一个个昏头转向的被五行神光卷了进去。

    在这决斗战场,巫铁也懒得留手,五行神光一震,这些甲士尽成齑粉。

    李玄龟、袁麒麟抚掌大笑,朝着那目瞪口呆的马氏长老飞了过去:“马原啊马原,你小子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被一群后生晚辈围着打的滋味如何?”

    “此地凶险,不如,我们结伴同行?也好多一个照应。”李玄龟笑得很灿烂。

    “结伴同行,善……但是……”马原目瞪口呆的看着巫铁,没看错的话,这是和他们大魏有大仇的青丘安王啊?李玄龟和袁麒麟,这两位在大魏神国也是地位极其特殊的太上,怎么会和安王霍雄勾搭在一起?

    “马原小友,你听老夫说,这事情呢,是这么个样子……啊,唔,老夫一人说了还不算,不如,大家一起来给马原小友解释一二?”袁麒麟笑呵呵的向巫铁看了一眼。

    巫铁袖子里,一个拳头大小的小巧楼阁飞出,楼阁迎风一晃,就变成了百丈大小,魔云、孔成蹊、孟不言等一群各家太上老祖,纷纷飞了出来,笑呵呵的看着马原。

    如此阵仗。

    如此情势。

    马原听了李玄龟、袁麒麟等人的话后,再看看四周数百名来自十三门阀的神明境老祖,无奈摇头,然后深深作揖,向巫铁行了一礼:“还请安王,救援本家族人……只要本家太上一言,马原无不遵从。”

    巫铁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用力拍打着马原的肩膀:“好,好,好,如此,甚好。”

    小半刻钟后,巫铁带着大队人马上路了。

    所谓的大队人马,活人就只有巫铁、马原、李玄龟、袁麒麟四个。

    其他浩浩荡荡的一支数万人的军队,全是马原一笔画出来的,让巫铁震惊的是,这一支数万人的军队,士卒都有命池境巅峰甚至是初入胎藏境的修为!

    这真正是,一人成军。

    虽然在神明境的战斗中,这些士卒没什么用,但是放在平日里……马氏的画道,可是太有用处了,巫铁脑子里瞬间就闪过了不知道多少种军阵计策。

    向前行进了数百里,前方又传来了刺耳的笑声。

    “项飞羽,今日,你是死定了……嘿嘿,负隅顽抗又有什么用?还能指望有谁能救你么?”

    “不要说老夫欺负小孩子,老夫在这里替你大吼三声,看看有没有人敢来救你!”

    “喂,项飞羽要死了,要被老子武三屠亲手宰了……谁敢救他?”

    “谁敢救他?”

    “谁敢救他?”

    “哇呀呀呀,没人来,他可就真的死了!”

    武三屠鼓足中气放声大吼,在这浓郁的血雾中,他的声音也传遍千里范围。

    巫铁眉头一挑,厉声喝道:“武三屠,休要嚣张,本王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