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第1039章 房间里有情况

第1039章 房间里有情况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39章  房间里有情况

    厉凌美脸颊微红,每次季逸臣这样抱她她都是这样的反应,浑身烫的仿佛置身在热锅里一样。

    再加上季逸臣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叫的她更是害羞。

    眼睑微垂,声音也是哑了,“季逸臣,不许乱叫。”

    “我怎么就乱叫了?”季逸臣手臂轻落,将凌美轻轻轻轻的放在了床褥之上,墨眸深深的对上了凌美的眼睛。

    凌美的眼睛很美,黑葡萄般的写着薄醉,他还记得初见的时候,她小姑娘一样的赖在他身边就是不肯放开他。

    可现在的她恢复到了成年人的智商,却会害羞了。

    这样的凌美却更加的让他迷醉。

    “都没结婚呢,就不是老婆。”女人传统的思维里,只有结婚了领了证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否则,只是恋人关系罢了。

    “老婆这是在催婚?”季逸臣唇角微勾,浓浓的笑意里全都是面前的这个女子。

    从最初她赖着他,到现在的他赖上她,原来不过是一场爱的距离。

    “我……我没有。”厉凌美更羞了,微垂的眼睑正对上的是季逸臣轻轻涌动的喉结,那是男性的象征,涌动的她心口突突狂跳起来,干脆就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敢看季逸臣身上的任何部位。

    “那就是催我订婚了?”

    “没有啦,你不许乱说。”厉凌美伸手就要推开季逸臣。

    季逸臣大掌反手一握就握住了厉凌美的手,把她的小手囚于掌心,轻声道:“我昨天已经与你哥商量好了,正月十五订婚,至于结婚时间,你有什么意见吗?”

    凌美抿了抿唇,微阖的眼睛上眼睫毛连连眨动,“我……”

    “你怎么?”

    “我才不要嫁你呢。”一转头,她才不要对上他的脸,不然他呼出的气息总是让她心跳莫名。

    “孩子都怀了,你再说不嫁,是不是有点晚了?”季逸臣低低一笑,薄唇便落了下去,只是这一落很轻很轻,仿佛她是他珍爱的宝贝一样。

    却也是他刻意的隐忍。

    如果不是知道凌美怀了身孕,现在根本不适合做什么运动,这一刻,哪怕是在厉家的老宅,在厉老爷子的地盘,他也不想放过凌美。

    “季逸臣,你流氓。”

    “呃,不许这样叫。”第一次听到厉凌美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他,季逸臣不自在了。

    不习惯,很不习惯。

    “那怎么叫?休想我叫你老公。”她和他不止是没结婚,订婚也没有呢,她才不要叫季逸臣老公,说着,凌美还悄悄的掐了季逸臣一下。

    “嘶”的一声,季逸臣吃疼的拧了一下眉头,“厉凌美,你这是谋杀亲夫。”说完,又觉得不对了,他不喜欢凌美连名带姓的叫他,那他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厉凌美好象也不好,“小美,你这是谋杀亲夫。”

    从厉凌美到小美,自然的仿佛叫了千万次。

    可虽然没有真正的叫过千万次,但是在心里,季逸臣发誓他是这样叫了千万次的。

    她拒绝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在意这个女孩。

    而一直以为在意的女子真的回来了到他面前了,他则已经没有了感觉。

    人生就是这般,以为的爱,却因为转角时的伫足再也没有了一成不变。

    这个世上真正能让你动情的,是珍惜,是这个世上我心里只有你只为了你好。

    重新拥有,他才知道凌美当初与他分开,也是因为爱他是为了他好。

    只是她那样的在意,给他的感觉哪怕是拒绝也是珍惜,全都是因为心底里的珍惜,才选择了看似无情的拒绝。

    那与方雅筠的离弃又不一样,方雅筠为的只是她自己,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再发现他还是她眼里的最好的时候再回来,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再也不属于她了。

    不是他无情,而是他懂得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

    “季逸臣,你……你别胡说。”凌美哪怕是不看季逸臣,可也感觉到了他那两道灼灼的目光一直筛落在她身上,让她有点不自在。

    嗯,每次季逸臣这样看她,她都不自在。

    因为季逸臣每次这样看她之后的所为都只有一样,那就是……就是……

    她不敢想了。

    那个所为的结果,就是让她现在怀上了他的孩子。

    “叫我逸臣哥哥,我就不胡说了。”相比于叫他季逸臣,他还是更喜欢她初见他时的那一声声的‘逸臣哥哥’。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那一声声,才叫化了他的心,让他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她而不自知。

    “逸臣哥哥。”厉凌美对这一个称呼却是无比的熟悉,脱口而出才发现他让她叫她就叫了,还真是没用。

    “小美……”季逸臣只觉得鼻间一热一烫,随即便有粘稠的液体滴落下来。

    他流鼻血了。

    眼看着红红的血滴落在自己的身上,凌美一慌,“你怎么了?”

    “傻丫头。”季逸臣指尖轻轻抬起凌美的下颌,让她再也没有办法躲避他的给予,连流鼻血都不懂的姑娘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厉凌美了。

    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的纠缠,直到门响,才终于分开了一直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凌美呼吸急促的拉过被子盖过头顶,“季逸臣,你先出去。”

    不管是谁来敲门,她现在都没脸出去了。

    “小姑姑小姑夫,开饭了。”门外,响起厉晓宁软濡的声音。

    “好了,呆会就下楼。”相比于凌美的羞红脸,季逸臣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应了厉晓宁。

    “好咧。”厉晓宁也不是个没眼力的,只听到季逸臣的声音而没听到凌美的声音,小家伙就觉得这是有情况了,不然以他小姑姑每次见到他都特别热情的情况来看,小姑姑这没出声,一定是不好出声。

    那她的房间里就一定有情况。

    嗯嗯,他是好孩子,他不窥探大人的隐私。

    季逸臣听着孩子屁颠颠跑开的声音,这才淡定的转身,伸手去揭凌美盖过头顶的被子,“再不揭开,要憋坏小宝宝了。”

    “季逸臣,你现在只关心小宝宝。”凌美立刻不干了,嘟着嘴,一抬眼就对上了揭开她被子的季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