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小仙女种田忙 > 第1223章 只要墨七

第1223章 只要墨七

作者:红豆姐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23章 只要墨七

    阿雅却不以为意,看向了顾南笙,问道:“皇后娘娘,我听那个二百五说你找我爷爷,是想了解关于养蛊的事情,虽然爷爷没来,但你可以问我,只要是我想晓得的,我一定说给你听。”

    顾南笙见状,当即也不客气。

    直接的道:“本宫听闻姑娘的爷爷养蛊多年,曾帮着皇上处理过我朋友体内的血线蛊,想着姑娘的爷爷蛊术不凡,所以想请他帮忙,但既然如今来得是姑娘,那便只好麻烦姑娘了。”

    “啥子姑娘不姑娘的哟,我们乡下人,不兴这么客气,皇后娘娘你叫我阿雅就好了。”

    阿雅说着,显得有点激动,甚至声线里还透着一些兴奋又问道:“娘娘身边又有人中了血线蛊么?在哪点?喊出来我看看哎,我长了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中血线蛊的人呢。”

    顾南笙忍不住蹙眉。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太靠谱的样子。

    想着,她摇头:“这次不是血线蛊,是离心蛊,阿雅可曾听过?”

    “离心蛊?”

    阿雅迟疑了一下,诧异的将四周的人打量了一圈,问道:“你们哪个中了离心蛊?”

    “中蛊的人是我一个朋友,他不在这里。”

    阿雅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而后想了想看着顾南笙,开口道:“离心蛊,我晓得,我在太爷爷留下的书上看到过。据说离心蛊,是血线蛊的母蛊进化而成的一种蛊虫,中蛊人的意识,会被那条蛊虫逐渐蚕食,从而心智全失变得六亲不认,但是这样的蛊虫,我也只是看祖上传下来的养蛊秘书之中看过的介绍,但从未见过实物。”

    “那,阿雅,你祖上传下来的那本养蛊秘书之中,可有提到过,中了离心蛊要如何解蛊?”顾南笙急忙反问。

    “没有。”

    阿雅倒也不隐瞒,将自己所知如实说了出来:“那本书我也看过,但那本书中只是提到过离心蛊这种东西,并没有说明如何解蛊,如何控制这类的文字记载,而且我听我爷爷说,离心蛊太过阴毒,我们祖上便传下规矩,我们唐氏一门的子孙不得研究离心蛊,为了避免子孙们走上歪路,我们祖上在几百年前就把那本书的后半截,撕掉焚毁了,再也找不着了。”

    顾南笙闻言,心头忍不住有点失望。

    看来想要从苗疆蛊医这里找到关于离心蛊的东西,是很难了。

    顾南笙想了想,又问道:“那,以阿雅姑娘的蛊术,能否取得出离心蛊?”

    阿雅闻言后,眉头紧皱,面带无奈的摇头道:“怕是不得行哦。皇后娘娘,别说是我了,就是我爷爷也做不到啊,而且我也是好奇得很,皇后娘娘你那位朋友中的离心蛊,是哪个放在他身上的?我们这些养蛊的人,一般的规矩都是谁中的蛊,谁去取出来,这样的损伤和反噬,都是最小的,如果要硬取别人种下的蛊虫,那取蛊人的本事一定要在下蛊人之上才可以哟。”

    谁种的,谁取。

    可是,祁肃已经死了,怎么再可能活过来给谢宇辰取蛊呢?

    顾南笙面色凝重;

    阿雅看着好奇,又问了一次:“皇后娘娘,到底是谁对你那位朋友下了离心蛊啊?”

    “是祁肃。”云瑾承替她回答。

    “祁肃?祁肃是哪个,咋没听过呐?”阿雅满脸的好奇。

    顾南笙微叹了一口气,回答道:“祁肃就是西域巫师。”

    “哦,原来西域巫师叫祁肃啊,我就说嘛,一般的人,根本就养不出离心蛊来嘛,原来是西域巫师,难怪了。”阿雅恍然大悟的说着,而后表情也变得严肃:“不过我爷爷也说过,放眼整个沧澜大陆,恐怕也只有西域巫师才能养的出离心蛊,而且他的养蛊技术,可是我们这些养蛊人所仰望的存在,我只晓得离心蛊是血线蛊的母蛊进化而成,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啊。”

    因为离心蛊是血线蛊的母蛊。

    若是没有足够强的能力去贸然取离心蛊的话,怕是要遭反噬的,因为一旦动了离心蛊,母蛊就会迅速的再分出来无数的血线蛊,附着在所有能够附着的东西之上。

    顾南笙的心里惊了一下,忍不住担忧的道:“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么?”

    阿雅看着顾南笙那担忧的脸,笑了一声,而后道:“皇后娘娘,你也不要这样担心,办法总会有的嘛,你先给我去安排一个住的地方,我这次出门之前,爷爷已经把祖传的秘书交给我了,我今晚回去就把那本书翻出来在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办法。”

    而且,她虽然年轻,但是养蛊的技术并不比爷爷差;

    只是实战经验少了一些罢了。

    这一次,正好可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离心蛊。

    顾南笙点头。

    吩咐墨十一为阿雅安排一个住的院子:“另外,再安排几个妥帖的宫女过去伺候吧。”

    “不用,不用。”

    阿雅听说顾南笙要给她安排宫女伺候,急忙摆手拒绝,而后,指着墨七道:“皇后娘娘,你不用给我安排人伺候了,我就要那个二百五跟着我就可以了。”

    墨七的脸,一瞬间就黑了。

    瞪着阿雅恨不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顾南笙浅笑着看着墨七,只见墨七紧皱着眉头,眼神中全是祈求和反对。

    当即,她便明白了墨七的意思。

    于是轻笑了一下,开口道:“阿雅,是这样的,这位墨七墨大人,是皇上手底下的人,本宫就算有意成全让他伺候你,也理应先问问皇上的意见,要不,咱们先回去休息,待本宫问过皇上了,再把人给你送去?”

    这话,便在帮墨七说话了。

    墨七对着顾南笙满是感激。

    但,墨七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到一个清朗的男声,从殿外传来:“什么事情要问朕?”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好了,免礼吧。”

    云瑾承让大家起身,而后看着顾南笙问道:“朕才走到门外,便听到你们再说什么要问朕,到底是什么事?”

    阿雅闻言,上前一步开口道:“皇上,是这样的。”

    然后,她先是自我介绍一番,又把墨七打赌输给她的事情给了一遍,最后她开口道:“皇上,你说这人既然输了,是不是该说话算话的照顾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