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傲剑神州 > 第五十六章 只想杀了你

第五十六章 只想杀了你

作者:午夜不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剑风暗叫一个好字,袁明的刀招绝不拖泥带水,眼力又十分精准!大环刀劈向孟臣前进的方向,刀招在等着孟臣前来。陆剑风不难看出,平平无奇的刀法中,隐藏着数记后招!

    孟臣自然不会将自己送到刀口上去,左脚踏地,硬生生止住身形。袁明大环刀一招劈空,大环刀也毫不停歇,刀尖横刺而来。弯刀架在大环刀之上,两把刀一重一轻,两人在力量上也有明显差距。

    孟臣无法硬接大环刀,只能利用弯刀使大环刀的方向稍稍偏移,自己则利用这个空隙,弯刀迅速功上,切向对方喉咙。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两人的距离一旦拉近,优势便被短兵器占尽!袁明撤刀不及,只好利用身法闪避。一招过后,袁明的头发被弯刀切断一缕!

    孟臣的弯刀失之毫厘,若是再偏上一寸,生死便已分出!袁明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不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兴奋异常!袁明大环刀舞动起来,带着阵阵风响,攻向孟臣全身要害!

    孟臣内力和力量都有所不及,不敢和大环刀硬碰,不过轻功和速度却在袁明之上!孟臣想要靠近袁明,袁明想要以大环刀的远攻伤敌,但两人都没有做到!

    两人斗了五十几招,两人的神情越来越凝重,都已达到了忘我之境,眼中只有对手和面前的刀!陆剑风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的刀招,每一招都十分巧妙,攻守之间又变换神速,都是不多见的绝世刀法!

    陆剑风也明白,现在两人的精力全部集中于这场对决,虽能将武学发挥地更加淋漓尽致,但心力的消耗也大的异常!两人已经斗过了五十招,出现破绽只怕是迟早的事情!谁先露出破绽,将是可以左右这场决斗的胜负关键!

    两人的决斗已经超过一百招,两人都已经虚耗不少,也都被汗水浸湿了衣衫,但两人依然在咬牙坚持!孟臣依旧没有冲到袁明身前,袁明也未能伤到孟臣,不过这种平衡很快就被打破!

    袁明的大环刀大开大阔,一刀横扫孟臣小腹,孟臣没有闪避,而是铤而走险,拔空而起踏在了大环刀上。孟臣刀出如电,砍向袁明的右手,袁明撤招已然不及,唯有松手后撤,才能保住一只右手。

    孟臣的这一招可谓是凶险之极,踏在对手刀上,已经是将双腿拿来做赌注!袁明撤回了右手,左掌成手刀形状,劈在了孟臣胸口。孟臣倒飞出去,但没有摔倒,双足稳稳立在地面之上,只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孟臣受伤在先,但却夺到了对方兵刃,两人可以说各有胜负,袁明却叹了口气,“身为一个刀客,刀既已离身,在下已经输了!在下技不如人,佩服地五体投地!”

    陆剑风看向袁明,此人倒也坦荡,称得上是个真汉子!孟臣哈哈一笑,“这一仗打得痛快!不过,我可不认为是我赢了!若是今天我能活着离开,他日定要与你再战一场!”

    陆剑风走上前来,“孟臣,你绝不会活着离开,因为今天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但动手之前,我要问你一句,极乐楼主是谁?他现在人在哪里?”孟臣摇摇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陆剑风知道多说无益,将长剑拔出,剑尖指向孟臣。孟臣哈哈一笑,“我孟臣一生喜欢挑战强者,可惜今天已有一战在先,不能和你公平一战!”陆剑风摇摇头,“我不在乎是否公平,我也没心情和你比武,我只是想要杀了你和极乐楼的其他人!”

    袁明不禁侧目,见孟臣没有反驳,心想原来大名鼎鼎的南天刀王竟是极乐楼的杀手!难怪陆剑风非要杀了此人!孟臣哼了一声,弯刀迅捷无比,一道攻向陆剑风的咽喉。

    陆剑风曾多次与宋正涛研习剑法,对于这种快速的攻击,已经再熟悉不过!长剑后发先至,刺向孟臣右手虎口。陆剑风的剑法得自洪大通的点穴手法,本就是极为上层的武学,此时在巧妙地招式中,速度也有所提升,更加让人难以防范!

    孟臣只有中途变招,才能避免受伤。弯刀从正面瞬间改为侧面,依旧围绕着陆剑风的咽喉。陆剑风将长剑稍稍偏移几寸,刺向了孟臣的腋下。孟臣只好再次变招,但陆剑风每一次都能提前攻向对手要害!

    孟臣觉得手脚受制,每一招都被对方提前防住,自己的招式根本无法使全!袁明在一旁观看,心中则大感吃惊!以速度而论,孟臣占有绝对优势,但他每次变招,都要从一个方向,转移到另一个方向!

    而陆剑风的长剑只要偏移数寸,就能轻易化解对方的攻势,虽然速度不及,但招式却相比孟臣的快刀,强上太多!袁明也是武学大家,只是看了几招,心中已然明了,即便孟臣没有受伤,也万万不是陆剑风的对手!

    两人斗了不及二十招,孟臣身上已被刺中三剑,鲜血浸透了衣衫!孟臣向后退了两步,喘起了粗气,胸口也十分疼痛,刚刚和袁明之战所留下的内伤也发作起来!

    孟臣被刺中三剑,但都不是致命伤,只是躲开要害,已经使得孟臣竭尽全力!孟臣此刻终于明白,为何楼主会扬言,不出三年,陆剑风必成极乐楼的大患!

    陆剑风心中也微感吃惊,这三剑都刺向要害,每一次自己都认为已经可以击杀对手,但都被孟臣千钧一发之际避过要害!若是孟臣没有受伤在先,只怕要更加难缠!

    孟臣明知自己不敌,但眼中却无丝毫惧意,反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痛快!除了楼主之外,从没有一柄长剑,能给我如此接近死亡的感觉!看来在极乐楼,除了楼主,已经没人是你的对手,即便封海也不可能赢你!”

    陆剑风将牙关一咬,“你先在黄泉路上等着他们,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送过去!”陆剑风也不给孟臣喘息的时间,长剑击向他的全身要害,剑速十分迅捷,速度不亚于宋家快剑!

    孟臣的弯刀虽比宋家快剑还要快,但却没能挡得下陆剑风的攻势!长剑遇到弯刀便已变招,长剑如灵蛇一般,第一剑就刺中了孟臣的右臂穴道,迫使他弯刀脱手,接下来七剑,全部击中要害!

    孟臣还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已经仰天倒下。陆剑风看向他,七剑刺中,孟臣已绝无生还的可能!陆剑风拭干剑上鲜血,将长剑收入鞘中!袁明看完这场刀剑之战,心中升起一股寒意!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竟对陆剑风剑上的杀意,有了一丝恐惧!

    袁明看向陆剑风,“在下早就听过傲剑侠客陆剑风的名号,但江湖之上,谈起陆少侠,都会称你是洪大通的义子!今日看来,陆少侠的武学成就,即便相比洪大侠,也不逞多让!”

    陆剑风摇摇头,“我又怎么能和义父相比!在下希望袁大侠可以做个见证,孟臣是极乐楼的杀手!在下今日杀了孟臣,却只因为他逼迫我的妻子,最终害得我二人人鬼殊途!若是他日有人想要为孟臣报仇,请袁大侠如实相告,我陆剑风随时恭候!”

    陆剑风转身离开,小婉也跟了上去。两人走到山下,陆剑风停下了脚步,“你为何还要跟着我?”小婉呵呵一笑,“刚刚你说,你还要杀了极乐楼的其他人!我跟着你,就可以一直看这么精彩的打斗了!”

    陆剑风叹了口气,“这些是江湖恩怨,你不要跟来,我尚且不确定自己会死在哪里?你一个女儿家,还是赶快回家的好,以免赔上性命!”小婉哼了一生,“谁说我是女儿家?”

    陆剑风也懒得和她废话,径自回到客栈,吩咐店家烧了几桶开水,在客栈中脱下外衣。陆剑风看向小婉,“我要洗澡,你要不是女儿家,可以帮我擦背吗?”

    小婉脸上羞得通红,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好吧,我承认我骗了你,可你也骗了我!你根本就不叫潘大,也不叫什么大盘子!”陆剑风摇摇头,“这些都无关紧要!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跟着我,否则的话随时会有危险!”

    小婉呵呵一笑,“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的武功可是很厉害的!保护自己绝对没问题!”陆剑风心中无奈,摇摇头,“你走吧,不要再呆在这里了!”

    小婉摇摇头,“我都说了,我绝不会离开!”陆剑风也摇摇头,“我是说,让你离开房间,我现在要洗澡,难道你还真想留下来给我擦背吗?”小婉转身出了房门,回到了房间,却将房门打开,生怕陆剑风悄悄溜走。

    陆剑风洗完澡,身上轻松了许多,仇恨已经报了一部分,但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陆剑风将长衣穿上,走出屋子,想要外出随便走走。路过小婉房间,见房门打开,不禁走了进去。

    小婉不知何时,穿着衣服倒在床上睡着了。陆剑风看了一眼,小婉睡得正甜,睡姿却十分难看!小婉蜷缩在那里,就像一个婴儿吸允大拇指一般,不时还说上一两句梦话,“我才不离开呢!”

    陆剑风不禁笑了一下,心想真是一个单纯的女子,和自己这种一心想要报仇的人,完全处于两个世界。陆剑风退了出来,悄悄关上房门,来到了大街上,独自闲逛着!

    陆剑风走了不到一里路,就听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从脚步声中不难听出,此人身负轻功,绝不是一般的流寇强盗。陆剑风没有回头,朝着一处僻静地街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