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傲剑神州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波澜

第二百四十三章 波澜

作者:午夜不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尚铭气的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虽然不认为明宪宗会改变主意,但更加不相信楚天雄会假传圣旨!尚铭点点头,“好,人就交给你!不过,杂家会亲自面圣,将缘由问个清楚!”

    楚天雄点点头,“锦衣卫做事,从来不问缘由!”说完带着黄平离开。人群中的百姓纷纷议论,“不是说要处斩钦犯吗?还是由尚大人亲自监斩!”“这你就不懂了,锦衣卫的楚大人比东厂更加得到皇上器重!虽然尚大人位高权重,但也不敢得罪楚大人!”

    百姓议论纷纷,尚铭却咬牙切齿,哼了一声,“还呆在这里干什么?都跟着杂家回去!”说完带着东厂的众人离开。司徒战天却暗暗纳闷,为何锦衣卫会将黄平带走?

    围观的百姓纷纷散去,司徒战天使了一个眼色,麒麟阁的众人悄悄跟上楚天雄等人,但楚天雄是锦衣卫的总指挥,加上武学远远高于他的东方浩平和莫扬,众人不敢跟的太近!

    楚天雄带着黄平离开,却没有前往刑部大牢或是皇宫,而是来到了一条街道。街道上已经被官兵戒严,司徒战天看了一眼,这里的官兵足有数千人,各个都严阵以待,根本没有机会潜入!

    司徒战天只好传令手下众人,将这条街道的各个出口守住,但不可与官兵动武,只负责观察动静!麒麟阁的众人正在外面着急,黄平却被带到了街道的最深处!

    楚天雄带着黄平一直来到了一辆马车前,这辆马车大的有些异常,足以容纳三四十人,用黄绸子包的严严实实,马车前八匹骏马,都是千里挑一的良驹!

    黄平有些纳闷,即便是财可通神钱百万,也不会这么大的排场,究竟是什么人想要见自己?楚天雄和东方浩平、莫扬亲自押着黄平进入马车,见到了一个如仙子一般的女人!

    女人坐在一面铜镜前,两个丫鬟正在为她梳妆,见到几人进来,女人摆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和他单独说说话!”莫扬上前一步,“娘娘,这个人的武学足以傲视武林,即便受了伤也不可以和他单独相处!”

    女人淡淡一笑,“不碍事,全都出去!”几人无奈,只好退了出去,两个丫鬟也跟着退出。黄平跪倒在地,“多谢娘娘相救之恩!”

    这个女人就是权倾天下的万贵妃,在司徒战天被关押的三十年间,黄平也一直在她家中充当花匠!万贵妃小时候虽然只是个知县的女儿,却十分招人疼爱,黄平也一直将她视为己出!

    万贵妃叹了口气,将黄平扶起,“张伯,不,该叫您黄伯伯!我昨日才听闻你被东厂抓住,还失了一条手臂!我向皇上求情,总算来得及救你!”黄平摇摇头,“我只是一个下人,何况欺骗了娘娘和辅国公这么多年,根本不值得娘娘相救!”

    万贵妃摇摇头,“我听闻,你是武林高手,甘心当了几十年花匠,只为救一个人!你如此重情重义,我当然要救你!我只是生气你不肯和我说,若是我和皇上求情,定能将刑部大牢中的任何人放出来!我已经和皇上说过了,只要你愿意,可以在朝中给你安排一个官职。”

    黄平摇摇头,“我当年甘心成为花匠,只是为了再和家主一起驰骋江湖,又怎会甘心在朝廷任职!”万贵妃叹了口气,“我不明白江湖上的事,但从今以后,东厂的人再也不敢为难麒麟阁的人!黄伯伯,你要珍重!”

    黄平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才从马车上离开,几千人的官兵也跟着马车离开。司徒战天等人见到了黄平,才知晓了这件事。司徒战天点点头,“原来是万贵妃亲自向皇上求情,难怪尚铭也不得不言听计从!”

    万贵妃返回皇宫,这件事却被皇后知晓,借题发挥给万贵妃安了个私自出宫的罪名,将她打伤。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明宪宗七日不早朝,日夜守在万贵妃身边。

    明宪宗找来四个御医为万贵妃医治,还斩了其中两人,皇后见到事情闹得如此之大,心中早已慌了!七日之后,明宪宗亲自下旨,将皇后废去,这些都是后话。这部小说是武侠小说,这一段就不详细描述!

    司徒战天等人离开了京城,返回麒麟阁,朝廷再也不派人捉拿!事情过去了两个月,陆剑风这边也有了一件大事!

    齐盼为自己把脉,知道临盆就在十日之内,心中紧张莫名,及早将稳婆接到家中住下。齐盼也为燕儿把脉,药性已经培养的九成以上,只是燕儿此刻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霍蒙一直守在宅子外,干脆买下了一间民宅,日夜小心提防寨子里的动静!如此过了五日,齐盼的腹中疼痛,急忙将稳婆叫到身边,燕儿也急忙来帮忙,忙活了近一个时辰,才将孩子生下!

    齐盼浑身早已被汗水浸透,虚弱地倒在床上,燕儿将孩子抱起,呵呵笑了起来,“这个孩子长得真好看!”齐盼忙问,“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燕儿淡淡一笑,“是个大胖小子,和剑风长得一模一样!”齐盼连忙让燕儿将孩子抱到身边,仔细端详着孩子,“剑风曾给孩子起过名字,既然是个男孩,他的名字就叫陆宇翔!”

    第二天一大早,陆剑风来到了齐盼的房间,燕儿担心他会伤到孩子,但显然她的顾虑是多余的!陆剑风见到孩子之后,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陆剑风轻轻将孩子抱起,不肯交给任何人,一直到孩子睡熟,才肯将孩子慢慢放下!燕儿和齐盼看在眼里,心中都十分高兴,齐盼还不能起床,但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想不到即便没有用药,剑风也恢复了很多!”

    燕儿点点头,“看来宇翔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陆剑风这一段时间,几乎天天守在孩子的身边,但却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地看着孩子。

    燕儿观察了一段时间,确认陆剑风不会伤害孩子后,也由得他看着孩子!过了七八日,齐盼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为燕儿又搭了一次脉,“姐姐,看来药性已经完全培养成熟,只要给剑风喝下一杯血,必能药到病除!”

    燕儿十分开心,连忙取来杯子,从手臂上放出一酒杯的血。燕儿端到了陆剑风的面前,“剑风,将这个喝下吧,可以医好你的病!”陆剑风充耳不闻,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双眼一刻也不离开孩子!

    陆剑风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这种状态,燕儿也早已习以为常,还是耐心地和他沟通。燕儿正在说话,听到身后风响,急忙向一旁闪避,一枚飞刀击空!

    燕儿站定脚步,看到了来到院子中的人,哼了一声,“西门申宏,你竟然还有胆量来招惹我们!”西门申宏哈哈大笑,“燕儿师妹,别来无恙!好久不见,我可是很想念你!”

    燕儿一指大门,“念在同时华山一脉的份上,你现在滚出去,我不会杀你!”西门申宏摇摇头,“燕儿师妹为何这般绝情!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若不是阴差阳错,我们也许会成为夫妻!”

    燕儿微微冷笑,“我还不是个无知女子,你的人品若是及得上剑风万分之一,也不会成为阉人,投靠东厂!”西门申宏的双眉倒竖,面目十分狰狞,将身后的长剑拔出,刺向了燕儿的胸口。

    燕儿闪身避过,但手中的酒杯却被击落,血也撒了一地!西门申宏的武学本及不上燕儿,但他先后学过西门家的铁扇功夫、蓬莱一脉的武学、凡人谷的剑法、剑神刘千秋也曾亲自指导过他,成为了除了陆剑风之外,拜过名师最多的人!

    西门申宏成为阉人之后,更加心无旁贷,专心钻研武学,进境更是远超从前!加上此刻燕儿的身体过于虚弱,才会被西门申宏一击得手,将酒杯打落!

    西门申宏一击得手,长剑紧紧锁住燕儿的周身要害,燕儿将凡人谷的轻功发挥,无奈西门申宏也曾学过这套身法,长剑后发先至,拦住了燕儿的去路。

    燕儿此刻长剑不在身边,已经处处受制,西门申宏也下了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在一旁的陆剑风一跃而起,来到西门申宏的背后,抓住了他背后的几处大穴!

    西门申宏早已学过断脉神功,不仅内力大幅提升,就连穴道也早已走位,挣脱了陆剑风的禁锢,背后的衣衫却被抓得片片粉碎!西门申宏大吃一惊,早就听闻陆剑风的修为已经接近怪物的程度,今日一见才知道传言非虚!

    西门申宏担心守在门外的霍蒙和库雅,也不知道彭远究竟能拖住他们多久?西门申宏将轻功发挥到极致,来到孩子身边,将孩子抓在手里,高高举起,“要是敢靠近我,我就先摔死这个孩子!”燕儿不敢上前,陆剑风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也没有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