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二十三、泥泞道路(上)

二十三、泥泞道路(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日清晨,逍遥、花生、少女先后转醒,外面的天气仍旧阴沉,只是没有下雨。三人先后出了破庙,逍遥和花生在前,华衣少女在后,却是朝着同一个方向。

    天气还是有些清冷,花生只穿着些单薄的不知哪里来的僧衣,不禁打了个寒颤,身子有些唯唯诺诺的跟随在逍遥身后;逍遥却是精神饱满,丝毫不曾有过寒冷之感,昂首向前,稳当低调。

    那华衣少女就在逍遥和花生之后十步之遥的距离,许是经过了昨夜一夜的休息,原本有些虚弱的身子有了些力气,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

    花生边走便问道:“你叫逍遥、是个和尚?”

    “是。”逍遥稳步向前,未曾回首。

    “那你是那座庙里的和尚?为何头上有道刀疤?”花生接着问道,随后压低了声音,略带戏谑的低语道:“那刀疤看起来挺吓人的,难不成你被砍过脑袋么?”

    逍遥依旧稳步向前,对于花生所问,没有丝毫生气。

    “我在那座庙,没有名字;那座庙,在一座山上,那座山,也没有名字。”逍遥并未对自己脑袋上的那刀疤多提什么。也许逍遥脑袋上戴着竹笠,一则是为了遮风挡雨,再则就是要挡着拉到疤,一面吓到别人。

    “噢……原来是无名山上的无名庙,我倒还听说过。”花生至始至终都对逍遥是和尚不敢相信,故意这般去问;听了逍遥的回答,只道逍遥也是个“同道之人”的“假冒和尚”,这是道上规矩,自然是不说真名,不说真话,只是这般说来,搪塞过去。

    逍遥并未听出花生言语之中的挖苦,只是觉得这个花生说什么“无名山、无名庙”,听起来挺逗趣的,当下也只是一笑了之。

    昨夜下了半夜的雨,加之这几日是不是下场春雨,以至于一路上颇有些泥泞。走了约莫两个时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逍遥和花生在前,那华衣少女在后,彼此间保持着一段距离,那华衣少女离逍遥和花生的距离既不接近,也不离得太远,保持在可视范围内。

    这个时候,走到一处浅滩处,花生懒惰惯了,嚷着休息片刻。逍遥便点点头,“那就稍歇息片刻。”

    不多时,那华衣少女提着罗裙有些蹑手蹑脚的绕着路上的泥泞走来,想是如此,方才一路走来,落后了逍遥和花生一大段路程;饶是如此走着,华衣少女的双脚上穿的靴子上沾惹了许多泥泞,华衣少女露在白纱外的大眼睛里,写着的满是厌恶与无奈之意。

    一身华衣穿在身上,谁又想让其沾惹到泥泞呢?

    也许想让华衣沾上泥泞的人,往往是没有穿着华衣之人。

    华衣少女瞅见逍遥和花生在前歇息不走了,自己又提着罗裙,当下有些害羞,赶忙松手,罗裙落下,就在离着逍遥和花生十步之外停下,略作歇息。

    片刻,逍遥开口道:“上路了。”说着,丝毫不曾顾忌前路浅滩的泥泞与泥水,一步步踩着便走过了那浅滩,只见鞋子和裤子上沾了不少泥水。

    花生见了,心中暗叫一声:这人是不是傻子?明明看到前路有泥水,就这么踩走过去!

    眼前路中这个浅滩,不是很小,绕不可绕,看似好像能够一跳而过。花生嘴角嘲笑着逍遥,看了看那浅滩,得意一笑,“这可难不倒我花生!”说罢,花生向后退了几步,一阵快跑,欲要纵身一跃,跳过浅滩,刚跑到浅滩前,一脚踩实,正要起跳时,那只脚不想踩到的是泥水,眼看着整个身子倾倒,就要结结实实的摔倒在那浅滩里。

    “啊……”花生一声惨叫,心中暗叫道:“这下丢人可要丢大发了!”

    眼看花生就要结结实实的摔进浅滩泥水中时,只见那浑浊的泥水面一道清波微动,一个人影已然闪至花生身前,双掌扶住了花生,随即双掌托起花生,一个翻转,依稀可辨乃是“太极拳”中“借力使力,轮转换位”精妙招数,将花生“扔”了出去。

    花生那声惨叫“啊……”还没停下,身子已然前摇后摆的站在了浅滩外,摇晃着身子站稳后,花生才发现自己“奇迹”般的并未摔倒在浅滩泥水之中,而是已然越过了浅滩。花生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一下就到了浅滩这边了。

    但看逍遥,旧衣裤上有多些泥泞,站在花生之前,止步,正等着花生。花生摇摇头,朝前走去,嘴中嘟囔着:“正是见鬼了!”

    原是适才逍遥觉察到花生的危险,脚下使着“逍遥游”步法,赶到花生落地之前,以“太极”之功力,将花生“救出泥潭”,而后再次使着“逍遥游”步法,回到原地,这几下兔起鹘落,干脆利落,花生只是个小混混,不懂武功,不明就里。

    唯有那华衣少女嘴角扬起一个微笑,不知是在为逍遥的武学修为之高感到赞许,还是被这一幕给逗笑了。

    逍遥向前走了二十多步,似乎想了起什么,停下脚步,转身。花生跟在逍遥身后,脑海中还在回想着刚才是怎么回事,陡然间看到逍遥,心中隐隐觉得:难不成是他救了我?

    逍遥眼中却看到的是那处浅滩前,华衣少女手提着罗裙,踌躇不前,灵动大眼之中,带着几丝可怜。看样子,那华衣少女除了像逍遥一样趟过泥水浅滩之后,就再无其他的办法走过来了。

    花生转眼,看到华衣少女的窘样,想起昨夜那美丽少女灵动大眼中对自己的厌恶和轻蔑之色,心中生出几丝幸灾乐祸来:看你怎么过来?看你穿的华美,还不是要被这泥泞沾惹么?

    花生自小孤苦无依,自生自灭受尽白眼,心底中对那些富贵人家有种自然而然的仇视,每逢遇到那些富人出丑之时,花生瞧见了,都会高兴好几天。

    逍遥缓步向那华衣少女走去,华衣少女见了,眼神之中闪过几丝期待,其中又夹杂着几丝戒备,看着逍遥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经有些发呆的站在原地。

    逍遥趟过浅滩泥水,来到华衣少女身边,双手合十,对着那华衣少女躬身一拜,方才开口道:“姑娘,让我帮你,好么?”

    华衣少女有些发愣,但看着逍遥的双眼干净清澈,静如止水,势极真诚;听了逍遥之言,似是逍遥之言有股令人信服的魔力一般,让人不敢拒绝。

    华衣少女白纱下俏丽的脸颊有些微红,少女对着逍遥点点头。

    逍遥见了,合十双手再向少女一拜,道:“多谢!多谢你的信任。”说罢,逍遥上前一步,弯腰,竟把那华衣少女一手扶着腰间,一手扶着双腿,抱起了自己怀中。

    那少女似是没有料到逍遥所谓的“帮”是这般“帮”,脸上绯红转怒,正欲发作之时,却见逍遥目不斜视,堂堂正正,抱着华衣少女,趟过了那浅滩泥水。这其间,华衣少女明显的感觉到逍遥尽最大努力避免与她的身体接触、眼神接触,俨然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华衣少女心中一阵诧异道:这世间,还有这般堂堂正正之男子么?

    这一幕却被花生看到,咋舌不止,花生嘴角几丝坏笑,心中暗自思量道:“他还说他是和尚!哼!想不到还不是和我一个样的货色!不!他比我更胆大,脸皮更厚!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去这儿‘帮助’那个漂亮的小妞呢?

    走过浅滩泥水,逍遥放下了怀中的华衣少女,华衣少女依然感受到了逍遥的真诚与善良,正要开口感谢之时,却见逍遥蹲下身子,蹲在华衣少女身前,用自己的袖子,拭去了华衣少女华美衣服上沾到的那些泥泞,之后又擦去了华衣少女靴子上的泥泞,做完这些,逍遥起身,面露微笑,温温如玉,开口道:“这下好了。”

    那华衣少女一脸诧异,心中万没想到,这个陌生人,经这般好心的对待自己。

    逍遥转身,稳步上路,经过花生之后,花生跟在逍遥身后,一阵摇头坏笑,心中又不知想到些“如此那般那般如此”的事情来。

    走了几步,花生忍不住,还是开口道:“你到底是不是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