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二十七、悬壶济世(上)

二十七、悬壶济世(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逍遥望着士兵们将火药、硫磺等物收了去之后,心中不禁嘀咕着:这样只是解了燃眉之急,并非釜底抽薪之计。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解救这方百姓呢?

    正在犹豫踌躇间,逍遥略有些走神。那为首的官兵身经无数世事,练得油滑势力之眼;又加之略懂武艺,有些手段;眼瞅见逍遥一副初出江湖,不谙世事之色,此刻又不知何故有些走神。为首官兵当即心中生得侥幸逃脱之意,眼见逍遥所握佩刀挨着自己脖颈略微松开了几分之时,为首官兵脚下抹油,身子前逃下缩,地上几个翻滚,逃离了逍遥所控。就在同时,为首官兵口中下命道:“放箭!射死他!”

    这一切都在一众士兵的注视之中,登时,无数弓箭手拉弓满弦,直指逍遥射出利箭。

    不远处的苏苏和花生见了,心中大为担心,异口同声地叫道:“小心!小心!”

    逍遥已然回过神来,但见数只利箭直射自己而来,而后更有无数士兵手持佩刀长矛直朝逍遥而来,而那为首的官兵已然起身,躲在一众士兵之后,口中不住叫嚷道:“兄弟们,杀了他!杀了他!”

    本来弓箭手与逍遥之间就很近,这弓箭又射的急,常人看来,逍遥只是必死在利箭之下,更不用说那阵利箭之后,还有无数的士兵的佩刀和长矛早就朝着逍遥招呼而来。

    那为首的官兵在一众士兵之后,面露奸笑,嘴中叫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这下就把你看成肉泥,连你老妈也认不出来!”

    苏苏和花生眼见这一幕,心中已然认定逍遥必死无疑了。花生心中暗暗叹息道:“虽然和这人认识没有多久,但不可否认,这个人是个好人,为何好人总是短命呢?”

    苏苏心中叹息道:“为何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真的就这么死了么?”

    却见无数利箭所向之处,陡然间一团青光闪现,温润而不扎眼,柔和又更充盈,所有士兵眼前一晃,脚步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众人仔细看时,只见那数只利箭竟数射进适才逍遥所站的地面,兀自摇摆,唯独却不见逍遥的踪迹。一众士兵停下脚步,相互张望,似在询问:“人呢?人去哪了?你看见了没有?”

    一众人正在纳闷之时,却听得那为首官兵声音如丧考妣般的悲哀:“兄弟们……快……快放下兵器!”一众士兵回望,只见为首官兵面色煞白,吓得魂也丢了一般。一众士兵更是惊吓:逍遥神出鬼没般的站在了为首官兵身后,手中所握佩刀正架在为首官兵的脖子上。

    一众士兵心中诧异万分:“这人是人是鬼?我等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躲避射向他的利箭、经过我们这些士兵的身边、过去那边的?”

    原是那利箭射来、千钧一发间,逍遥催动“三元神功”,周身散发出青色,脚下使着“逍遥游”步法,由“三元神功”内功之助,“逍遥游”步法发挥到了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境界,躲过利箭、经过众士兵、径直到了为首官兵身后,将手中所握士兵佩刀再度架在了为首官兵的脖间,而那个时候,为首的官兵丝毫未查,脸上还在为“收拾了逍遥”而洋洋得意。

    一众士兵看着逍遥,惊为天人,不由自主,松开了手中兵器,佩刀、长刀落了一地。

    那为首官兵双腿颤抖不止,站立不稳,跪倒在逍遥身前,口中不住哆嗦道:“大侠……大侠,我服了,我再也……再也不敢使什么手段了……”

    不远处苏苏和花生见了这番变化,不觉间竟有些喜极而泣之感。花生心中不住赞叹:“看来,好人自有天助!好人要想长命,一定要有很好的武功!这个人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呢!说不定……我可以跟他学点功夫的……”

    苏苏心中亦在赞叹:“老天长眼,老天长眼……”

    逍遥淡然一笑,手中士兵佩刀陡然松手,佩刀落地之前,逍遥右脚脚尖轻轻一点,佩刀重新飞起,飞到逍遥身前,只见逍遥身上一团青色微现,逍遥右手做掌,轻巧劈下,竟将士兵佩刀一掌劈断!

    一众士兵见了,心中更加骇然。

    逍遥淡然一笑,缓缓开口道:“各位大哥也到看到了,小弟要取谁的性命易如反掌,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拥有生命的权利,人的生命也不该由别人来决定……看看这个村庄,各位大哥心中也都明白,这些村民其实并没有得什么瘟疫,这些村民没有得到医治,却就这样被各位大哥草菅人命,他们的生命就这么的卑微么?”

    一众士兵先是被逍遥露出的武功所慑服,又听逍遥几言几语说的在情在理,想想自己所为,不觉间,心生羞愧,多数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觉都低下了头;只有几个士兵开口低声说道:“我们这些当兵的,也是身不由己。”,“自又上头命令,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其实我们也于心不忍。”

    逍遥见了,说道:“常言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各位士兵大哥,哥哥铁骨男儿,自然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的!”

    那为首官兵自觉自己性命恐怕不保,当下刚忙开口道:“大侠说的很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是迫不得已,大人下了命令,我们也只能照做了……事到如今,大侠接下来想怎么做,尽管吩咐,我等一定全力去做。”

    逍遥想了想,说道:“我也不难为你们,你回去给你们的大人据实禀报。然后,我要你去寻些大夫来,给这些村民瞧病,若寻来的大夫瞧不了这病,就发布榜文,招些名医前来瞧病。我就在这村中,绝不为难你们,你们自然也不能为难这些村民,如何?”

    那为首官兵略微一想,赶忙磕头道:“大侠所言极是,我等遵命照办!”

    逍遥淡然说道:“好,你起来去办吧。”说着,逍遥就在一众的注视之下,走进了村中,回到了苏苏和花生身边。

    那为首官兵亲自带了几名士兵去禀报了县令大人,县令大人听了为首官兵添油加醋一番胡吹乱填后,害怕得紧,心中暗叫道:“我的亲娘啊,这次可遇到真瘟神了!”县令大人赶忙吩咐就按着逍遥所指示去办。

    当天夜里,就寻来几名大夫来瞧,几名大夫瞧过之后,商量一番后,说道:“这的确不是瘟疫,而是中毒了,但是这种毒我等从未见过,有心无力,无法医治。”

    逍遥听了之后,心中虽有些不甘,但也无法,只得让那几名大夫开了副药,留下些草药,就让那几名大夫走了。

    时至深夜,村中灯火通明,逍遥、苏苏、花生三人以疲惫和忧虑:这下可怎么办呢?解不了毒,这整村的村民,难道就要白白的丧命么?

    当下,为首士兵吩咐士兵去邻近各地去寻大夫,一时间这件事不经意间惊动了好几个地方。那县令大人听了,心中凉了半截:“之前之所以那么办事,就是想让这件事不要外扬!这下可好了,闹到人尽皆知,我管辖的地域出了‘瘟疫’,我这政绩算是没了……我这乌纱帽算是要没了……”

    直到第二日,又有几名大夫被请来瞧病,却都摇摇头,表示自己无法救治这些中毒的村名。没看到一名大夫无奈离去的背影,逍遥的眉头就紧锁几分。逍遥心中隐隐几丝失落,心中暗暗叹息道:“若是我幼年时的那位恩人在的话,肯定就救得了这些无辜的村民了。”

    正在叹息间,只见得几名士兵迎来一老一少两人,长者白发白须,慈眉善目,眉宇间只有几分神采,少者乃是一有些瘦弱、眉清目秀的年轻人,长者腰间挂着两个小葫芦,少者背负着一个木箱,看着这两人的打扮神色,想必是士兵又寻来的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