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六十一、魑魅魍魉(上)

六十一、魑魅魍魉(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见玄苦大师、玄集大师、玄灭大师三位大师由“心禅房七老”护在其后,气息逐渐趋于平缓,面色逐渐正常,玄道大师心中默默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多亏佛祖保佑,多亏掌门方丈机智……”

    “你!”行病鬼王扇着手中铁扇,一黑一白,一面骷髅,一面笑脸,而此刻行病鬼王脸上的表情便如那铁扇骷髅的一面一样,充满了盛怒与杀意,如同不懂事被捉弄的小孩子,满眼都是毫无掩饰的寻机报复之意。铁扇扇动阵阵扇风,非但没有扇去此时此刻行病鬼王心中的盛怒,反而如同火仗风势,火气更胜。

    “行病鬼王的善心,定会得到好报的,老衲在此替少林谢过鬼王了。”少林掌门方丈觉远大师面色诚恳,双手合十,向行病鬼王行礼答谢。

    “你!”行病鬼王又被少林掌门方丈觉远大师如此一说所呛住了,竟然一时语塞。行病鬼王心中暗暗想着,这个老和尚好生“强词夺理” !

    啖血鬼王给行病鬼王使了一个眼色,行病鬼王看到啖血鬼王的眼色,似乎领悟到了啖血鬼王之意,当下开口说道:“少林和尚你既这般说,那就放了我们的人,便算作是我替你们拿三位老和尚治伤的报答,以三条人命换一个人,你们少林不吃亏吧?”

    行病鬼王缓缓开口说道:“这也算是‘礼尚往来’了吧。”

    “阿弥陀佛,此话怎讲,请施主言明。”觉远大师答道。

    “我有一位朋友,与老朽相交甚好,他出身武林世家,信奉佛祖,极为虔诚,可不是那些强词夺理、惺惺作态的虚假修佛者……我的这位朋前几日我与这位好友相见后,分别之际,这位好友说到他要上少林参拜佛祖,请教佛法,我与他一别之后,直到今日都未见这位好友的影踪,在未听到我这位好友的半点消息,想来他上少林之后,定是被你们少林杀人越货了……难不成你少林是家黑庙么?”行病鬼王质问道:“你少林怎么说?快把我的那位好友恭恭敬敬的放出来!”

    “行病鬼王救治我少林三位僧侣,是对我少林有恩……阿弥陀佛,行病鬼王有此要求我少林自当予以方便,只是,事实真的如行病鬼王所说么?”觉远大师缓缓说着。只见达摩堂首座行痴大师与罗汉堂首座行嗔大师缓缓出现,二位大师押解着一名“少林弟子”,那“少林弟子”相貌俊秀,满脸全无半点出家人的淡然,却是满脸的桀骜不驯与满不在乎,满脸都是戾气与世间纨绔子弟的流俗。

    随啖血鬼王同来的三位俊秀青年见到这位“少林弟子”后,着急的同声叫道:“大哥!”三位俊秀青年眼中着急,心中却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三人心中都在想着,“还好,他还活着!”

    被达摩堂首座行痴大师与罗汉堂首座行嗔大师押解而来的便是之前假扮少林和尚,诡计偷袭少林前任掌门方丈行济大师之人。那人见到啖血鬼王、涉毒鬼王、行病鬼王、孟婆、黑白无常、以及自己的三位好兄弟此刻都在少林大雄宝殿之内,心中登时有了底气,神色之中傲气十足,戾气十足。

    那人向那三位俊秀青年一笑,满脸得意,仿似在对他们说,“我没事,我就知道你们会来的,少林寺,这下看你们还怎么得意!”

    “正是他!”行病鬼王说道:“他就是我的好友,武林世家公孙家的公子,公孙天佑。”

    行病鬼王向公孙天佑说道:“公子莫怕,我等在此,看他少林敢把你怎么样?我们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

    达摩堂首座行痴大师和罗汉堂首座行嗔大师相视一望,面露疑色,行痴大师说道:“公孙世家,钟离世家,司徒世家,淳于世家,乃是当今武林四大世家,在武林中素有侠义之名,世人无不敬仰……只是可惜,几年前四大世家几乎同时悄无声息间惨被不明身份之人在一夜之间灭门,四大世家无一幸免,说起来世人无不唏嘘,此案至今仍是当今武林几大悬案之一,不想此刻,公孙世家遗孤竟会在我少林重现……”行痴大师说话间,那四位俊秀青年脸上都带着仇恨的悲愤。

    这时,啖血鬼王笑道:“不错,这三位就是钟离世家的钟离越泽,司徒世家的司徒炎彬,淳于世家的淳于谘轩。”

    没想到,这四个相貌俊秀无比的青年人,竟有着如此的身世,却也竟有着如此悲惨的命运,是那份复仇的仇恨之心,让四位当世有名的美男子,变作如今这般的阴鸷而充满戾气么?

    觉远大师缓缓从袈裟袖间取出那块刻有一个“魑”字的玉佩出来,“那么,这块玉佩又是何物呢?”

    钟离越泽,司徒炎彬,淳于谘轩三位俊秀公子腰间都有一块玉佩,分别刻有“魅”、“魍”、“魉”三个字,连同公孙天佑的那块玉佩,一共是同样式样的四块玉佩。

    “魑”、“魅”、“魍”、“魉”四个字刻在温润美玉上,散发着诡异的光晕。温润美玉,在大雄宝殿内的烛火下,散射着温润的光泽,美好如馨。佩玉之人,俊秀洒脱,人如美玉,美玉如人。只可惜,此刻的他们,是魑、魅、魍、魉,是这世间的四只恶鬼。

    “那么,这块玉佩又是何物呢?”觉远大师开口说道,仿似他已经知道了那块玉佩代表着什么,适才行病鬼王与啖血鬼王所说的“他们的好友”、那四个“武林世家的遗孤”此时是什么身份。

    行病鬼王,啖血鬼王,摄毒鬼王,孟婆等人心中诧异,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位“新任少林掌门方丈”觉远大师知道他们几个是“行病鬼王、啖血鬼王”,曾说道“若是你们教主亲自前来,老僧或可出门相迎”……种种情形,难不成这个觉远大师知道他们一行的底细么?

    觉远大师淡然一笑,伸手将那枚可有“魑”字的玉佩送还到公孙天佑手中,示意押解公孙天佑的达摩堂首座行痴大师与罗汉堂首座行嗔大师放开了公孙天佑。

    觉远大师双手合十,像公孙天佑行礼,而后开口说道:“公孙公子,请去吧,去到你要去的地方。”谁也未曾料想到,少林掌门方丈觉远大师会这般说

    达摩堂首座行痴大师与罗汉堂首座行嗔大师眼见觉远大师就这般放了杀害上任掌门行济大师的凶手、此刻也是能与这一行来者不善之人相持的筹码,面露忧虑不解之色,“掌门方丈,此人可是杀害我少林行济掌门的凶手,罪大恶极,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么?”

    就连那结果自己玉佩的公孙天佑,以及那一行来者不善之人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闻,“你……就这么放了我?”剃去长发扮作和尚的公孙天佑脸庞依然俊秀,只是眼神之中少了一些生气却多了些许的空洞,亦如钟离越泽,司徒炎彬,淳于谘轩三人。

    “是的,请公孙公子去到公孙公子想要去的地方。”觉远大师平静答道。

    公孙天佑带着不相信的表情,缓步走向啖血鬼王身后钟离越泽,司徒炎彬,淳于谘轩三位俊秀公子一起,直到最后,少林寺也未曾有一人阻难。

    公孙天佑确定自己已经远离了少林寺的控制之后,突然得意笑道:“哈哈哈哈哈……少林寺,终究是怕了吧!”

    觉远大师淡然道:“公孙公子既是几位施主的好朋友,想必在诸位心中定然十分重要了?”

    “那是自然!”行病鬼王想也不想就作答了。

    “此刻老衲将公孙公子交还诸位,就请诸位诸位绕过少林寺中一百名无辜弟子的性命。”觉远大师淡然说道:“以公孙公子一命换的少林一百弟子的性命,这样的交换应该算来是很公平的。”

    “这……”行病鬼王等人越发糊涂了,搞不懂觉远大师言中之意,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回答不是,难道公孙天佑假扮和尚杀害了少林掌门方丈行济大师,就这么算了?少林僧人就这般不争不怒百忍成金么?

    “可是,是我杀了你们少林的掌门方丈……”公孙天佑更加不敢相信。

    “公孙公子,你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这仇,我少林寺知道这笔血海深仇该找何人。”觉远大师淡然说着,眼神扫过行病鬼王、啖血鬼王、摄毒鬼王等人,眼神之中有种平静却强大的力量。

    “说吧,你们此行来我少林,所为何事?”觉远大师正定而问。

    “哈哈……”啖血鬼王笑道:“难道那个老和尚没跟你说么?还要我再重复一次么?”啖血鬼王斜了一眼玄道大师,笑道:“我要毁掉少林寺大雄宝殿内供奉的那三尊塑像!我要毁掉少林寺大雄宝殿的十八罗汉像!我要烧毁藏经阁内所有经书!”

    如此亵渎之声,却是响彻在少林寺大雄宝殿内!

    殿内供奉的释迦摩尼佛、药师佛、阿弥陀佛的神像飘渺在氤氲香之中,慈眉善目,两侧十八罗汉像各具形态,怒喝世人,氤氲香烟陡然被劲风吹散,那是此间殿内陡然而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