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八十六 、番外一 花非花 雾非雾(二)

八十六 、番外一 花非花 雾非雾(二)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当酒筹

    公孙天佑右手提剑,一手提着酒壶,半醉间,剑意肆意纵横,桃花、梨花、杏花,春意料峭之时先吐芬芳,春色艳丽时依然凋零。此刻,正值艳丽的桃花、梨花、杏花,即便是在傍晚,伴着晚霞,花瓣被剑气所动,纷纷散落,落英缤纷。

    亭榭下,青葱玉指抚在琴弦之上,不似弹琴,却是在安抚一位具有灵性的朋友;明眸善睐,千斛明珠,万种柔情,温文尔雅。典雅音律指尖流走,伴着晚霞夕风,琴音随着剑意,肆意徜徉。

    抚琴者,乃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钟离世家的小姐,钟离夏岚。

    “哈哈哈哈……妹妹好一手好琴,天佑兄一手好剑法,我可……按耐不住了。”爽朗笑容绽放在俊秀面旁上,无拘无束,些许酒意的脸庞在夕阳晚霞相衬下,镀上一层灿烂。钟离越泽亦是右手提剑,一手提着酒壶,跃出亭榭。

    双剑相抵,彼此扔出各自提着的酒壶,接着对方扔来的酒壶,公孙世家的家传剑法与钟离世家的家传剑法已然相较五招,而两人都已饮下手中酒壶中的美酒好几口……

    两尊酒壶,两种美酒。两柄宝剑,两种剑法。

    这是在比试剑法,还是在比酒呢?

    公孙天佑许久未曾如此刻这般的痛快潇洒了,大笑道:“钟离兄,剑意可支?酒意可支?与我再战三百回合,再饮三百杯,如何?”

    “有何不可!只怕你先倒下!”钟离越泽应道。

    而后,是两人爽朗豪迈的笑声。

    “两位哥哥,莫要醉了,丑态百出……” 钟离夏岚额头微皱,双眸却是笑意,真心的欢喜。钟离夏岚许久未曾看到哥哥钟离越泽这般的放肆开心了。

    自然,钟离夏岚也许久许久未曾看到他,未曾看到他这般的开心放肆了。

    公孙世家的家传剑法与钟离世家的家传剑法各有千秋,凭心而论虽算不得江湖中一等一的剑法,却也早已在江湖立名。公孙天佑,钟离越泽皆是各自家族内部的长子,早已是各自家族内部决定好的未来的家族首领人选。公孙世家和钟离世家的联姻,无论家世、还是联姻的两人,都可谓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痛快!”公孙天佑大笑道:“钟离兄妹今后要勤来我这里,你们也知道,我老爹逼我用功读书,一天闷死了,只有你们两个来了,我才能偷得半日自由……”

    “呵呵呵呵……”钟离夏岚浅笑低首。

    “我也想啊……只是,你有你的老爹,我也有我的老爹啊……”钟离越泽笑道。

    两柄宝剑插在桃花树下,几瓣桃花轻巧落在剑柄上,看似平静,微风拂过,桃花摇摇欲坠,最终缓缓落地,不发出一丝声音……

    “钟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我没有生在这样的家庭之中的话,那现在你我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公孙天佑靠着亭榭木柱,席地而坐,眼望着不远处桃花下的两柄适才他与钟离越泽舞剑、比剑之后掷出宝剑,心似那摇摇欲坠的桃花,不知最终落在何处。

    “这个么……”靠着另一亭榭木柱的钟离越泽,抬头看着亭榭内被挡住的天空,说道:“也许我们会浪迹江湖,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与草莽之人结交,与那些有身份的人翻脸,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快意恩仇,肆意纵横,无拘无束……”

    公孙天佑有些惊喜的转眼看着钟离越泽,笑道:“好一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快意恩仇,肆意纵横,无拘无束’……哈哈哈哈哈……”公孙天佑与钟离越泽素来交好,原来二人心中也有一样的幻想。

    钟离夏岚安静的守在亭榭内的石桌旁,在哥哥与“他”这般交谈时,钟离夏岚总是习惯这样的安静的聆听,从小时候就是如此,到现在仍是如此,也许在将来以后还会是如此……自然,公孙天佑与钟离越泽两个好兄弟也已习惯身旁有个安静“女子”的存在,不管今后三人之间的关系会怎么转换,但是三个人的友谊此生不变……他们三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钟离夏岚听了各个钟离越泽和“那个人”的话后,虽还是一如往常一样的安静,但是心头还是泛起了些许的涟漪……那个人的眼眸之中闪过的神色,有几分异样。

    “那样的日子……着实让人向往……”公孙越泽没有留意那个注视着自己的眼神,自由自语的说着,饮了口酒,转头笑道:“钟离,你也知道,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出去了,一直都在闭门读书,不知司徒炎彬与淳于谘轩两位近况如何?”

    “说来也巧,不久前我正好去拜访过司徒世家和淳于世家,司徒炎彬与淳于谘轩两人近来都在闭门练剑,甚是用功……”钟离越泽淡笑道:“如今,四大世家的四位公子,就只有我还是那么吊儿郎当,不知上进……呵呵呵呵。”

    公孙天佑摇摇头,道:“钟离,你这是在‘嘲讽’我么?”

    钟离越泽知道公孙天佑只是在和他开玩笑,便说道:“哎……如今公孙文武双全,我把妹妹托付与你,也就放心多了……我们江湖之人,难免身不由己,还是公孙伯父考虑的周全,将来公孙你踏入仕途,逐渐淡出江湖,也许会给我妹妹一个安静的生活,这……也是我所愿意看到的……”

    不知道为何,又说道了这些,公孙天佑似有些不认识一样的看着钟离越泽,摇摇头,说道:“你这说话的语气,那么像我的……老爹,还说自己吊儿郎当……真是……罚酒,罚酒……”

    钟离夏岚绯红着脸,连忙低下头抚琴,装作没有听见此时钟离越泽和公孙天佑二人所说的话……钟离越泽和公孙天佑突然想起来钟离夏岚就是身旁,不约而同转首看去,看到钟离夏岚低首俯看琴弦,二人相视一笑,共同举杯。

    人生总会是有烦恼,总是会有忧愁,许是春季里愁苦特别的多吧……不然,怎么那酒,怎么喝好像也都不曾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