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中文网 > 逍遥游 > 九十九、青苗·盅毒(上)

九十九、青苗·盅毒(上)

一秒记住【34中文网 Www.Zw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幽山谷,曲径通幽,窄窄天空,险峻山崖,高高炊烟,稀落人家。

    苗寨,吊脚楼。

    即将到来的暮色,让这片土地上,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仿似一处世外桃源,虽与众人想象之中的“世外桃源”不一样,但却给人是和“世外桃源”一样的感觉,这片险峻山谷后的苗寨,是蓝染的家。

    蓝染带着华如嫣、逍遥、花生、牵着老毛驴的无名老道,赶在暮色之前,赶回了这处苗寨。一路上,蓝染和华如嫣有说有笑,逍遥、花生、无名老道听着蓝染和华如嫣的交谈,欣赏前途风光,心中猜想着即将到达的地方会是怎样。

    一行人穿过山谷,前路曲折复杂,小巷颇多又互相可通,若无蓝染的引路,外人怕是十有**会迷失其中。蓝染居住的苗寨据险而建凭险而居,真是一处天然而成的屏障,阻隔着外界,保护着里面的世界。进了寨门之后,右弯左转,要是没有熟人引路,就像走进了诸葛亮的八卦阵,进去容易出来难。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蓝染微笑着,向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介绍着眼前这个世外之境。

    苗族有白苗、花苗、青苗、黑苗、红苗之分,主要以衣着的颜色相区分,散处山谷聚而成寨。此处苗寨,不过百十人家,只算是较小的一处寨子了。数十座吊脚楼稍显陈旧,其余的,便是较为简陋的居所。由于人数较少的缘故,倒使这里显得宁静怡人,居于寨中者,身着轻便青色苗服,忙碌于各自夜晚前最后的活计,与世无争,于世无扰。

    “你们……是青之一族吧。”无名老道环顾四周,缓缓说道:“老道倒也浪迹过些许地方,听闻人说,苗族有白苗、花苗、青苗、黑苗、红苗之分。”

    “是的。”蓝染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天真无邪,全无戒心的样子;无名老道知道这些,知道这些逍遥、花生、华如嫣都不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足为奇。

    “我的爷爷就是这里的土司。说是土司,不过是这百十人家的族长。”蓝染说着,在前带路,引着逍遥、花生、无名老道向自家的吊脚楼走去。

    “我们这里,只是青苗青之一族的少数,比不得如红庙、黑苗那样的大寨子,不过也好,寨小人少,生活安静快乐!”蓝染缓缓说着:“只要那些汉人……那些坏的汉人少给我们苗疆带来战祸杀戮,我们就能永远这样安静快乐的生活下去。”蓝染说着,心中一个模糊的印象又渐渐出现。

    那是蓝染的父母双亲,那是蓝染印象之中模糊的父母双亲。

    逍遥、花生、华如嫣、无名老道都能听出蓝染话语之中对于这片家园的眷顾热爱,能听出蓝染心中对于战争的厌恶,能听出对于“汉人”……“坏的汉人”的厌恶!

    数年前,蓝染年纪尚幼,还未记事。明军对苗疆发起一场占地征服的战争,苗族之白苗白之一族、花苗花之一族、青苗青之一族、黑苗黑之一族、红苗红之一族五族齐聚共抗明军,蓝染印象之中模糊的父母双亲一去不复回。蓝染是由爷爷一手带大的。

    那年,蓝染的母亲只留下一匹亲手织就的青蓝布匹……

    “爷爷……”蓝染唤道。

    吊脚楼下,抽着长管水烟的老者,身着别样庄重的青色苗服,纵横的抬头纹是岁月智慧的痕迹。当年他亲自送走了儿子儿媳,从此盼望着儿子儿媳的归来,一直盼着,盼到了蓝染长得亭亭玉立,盼到了老伴的先走一路,盼到了满脸皱纹,终于盼成了内心的安静,犹如止水,深不可测。

    “是不是又贪玩,采药采的回家吃饭的时间都忘了么?” 长长烟管里的水发出咚咚声响,老者吐出一口水烟,缓缓转身,脸上挂着安详的淡淡笑容,这个孙女,便是老者的快乐了。

    “爷爷……蓝染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说什么‘贪玩’……” 即便蓝染想着有逍遥等人在场,爷爷那么说会让她觉得丢脸,蓝染的脸色还是有些发红,显得蓝染更像是个孩子。

    “他们是……”老者的脸色突变,眼眸之中倒映着眼前这四人身着的汉人衣服、汉人模样,登时心生戒备。

    “他们是我路上遇到的朋友……他们是汉人……他们都是好人。”蓝染冰雪聪明,连忙解释。

    “哼!汉人多狡诈,还是少交的好,况且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是不知道,还这么任性不懂事,竟把汉人带回寨子来……”老者丝毫不给眼前这几个汉人面子,言语多有不屑。听到老者这般数落,逍遥、花生、华如嫣皱眉,无名老道却泰然处之,隐隐淡淡笑意匿于眉间。

    蓝染撅起嘴来,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的盯着爷爷,生气加伤心。

    “不行……你知道爷爷最宠你,但是这件事可是关系着我们寨中数百人命,我是族长,不能让族人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危险……况且,你也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老者虽然溺爱孙女,对孙女百依百顺,但是干系到族人安危的事情,老者还是坚持己见,以大局为重。

    “就留他们一宿,明天我就和他们离开寨子,陪他们去五毒神教。”蓝染撅着嘴生气说道。

    “五毒神教可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老者显然有些气急:“不许去!我们苗人又不是不知道,五毒神教对待那些‘勾结’外族之人惩罚……你若去了,若被这些汉人连累,‘五毒嗜心’之罚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许去!”

    “爷爷……你不知道,这位华姐姐的父亲……”蓝染的话还未说完,已被老者打断:“那些汉人的事,与我等何干!若是那些汉人少些贪婪少些杀戮,我们也不会流落于此!”

    老者的严厉是蓝染之前未曾见到的。长者开口道:“你们几个汉人,看在我孙女的面上,留你们用顿晚饭,晚饭之后,即刻离去,也算我苗寨仁至义尽,算是不拂我的孙女之意了!你们也见好就收,好自为之,不然……”老者语止,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都已赶到周围的肃杀。

    苗族长期生于密林之中,与野兽为敌,与毒物为伍,好勇斗狠,加之逐年来与汉军争斗,故而对于汉人有种仇视!此刻若不是族长之女蓝染作陪逍遥等人,想必这些苗人早已动手了。

    “爷爷……”蓝染委屈的快要落泪。

    “如此,我们就不讨扰了……”逍遥眼见情势尴尬,便开口说道:“我们这就离开……蓝染姑娘,你的心意,我们真心感谢了,日后相见,还是好朋友。”华如嫣也开口道:“蓝染妹妹,真心感谢。”

    蓝染握着华如嫣的手,双眼就要落泪一般,“华姐姐,你们……不要走。”

    “慢!”老者吐了一口水烟,“留下吃过饭再走。”说罢,老者转身进了吊脚楼内。

    晚饭简单,花样不多,但却是逍遥、无名老道、花生、华如嫣连日来吃的做好的一顿饭了。蓝染和老者坐一旁,看到狼吞虎咽的逍遥、花生、无名老道,

    吃过晚饭,收拾妥当,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向蓝染和老者告别。蓝染有些不舍,老者意味深长的吐了一口水烟,缓缓放下水烟,“这里,可不是你们汉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逍遥、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听闻老者此言,心中暗暗觉得不好。顷刻间,华如嫣、花生、无名老道便觉得肚子内犹如万条蚁虫爬行噬咬,浑身汗如雨下,双手捂着肚子。逍遥却无异样,眼见华如嫣、无名老道、花生三人如此痛苦难忍,伸手扶住华如嫣,心中念道:“莫不是刚才的饭菜之中……有毒吗?那为何我没有任何感觉呢?”

    “这算是对你们这几个汉人的小小惩罚。”老者缓缓说道。